首頁> 教育> 正文

六一已至新政降臨,短視頻平臺新型的“青少年模式”能打幾分?

盈媒體 發布時間: 2021-05-31 23:18:16 評論數 0 閱讀量: 22.03w

近年,隨著國內互聯網行業的飛速發展,短視頻平臺更是如雨后春筍一般,快速崛起。與此同時,在信息大爆炸的時代,互聯網上各種涉嫌黃賭毒的不良信息,也泛濫成災。這些內容,對于成年人可能司空見慣,也習以為常。但是對于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人來說,其危害卻是不言而喻的。

近日,盈媒體注意到一則新聞,一些跨境博弈犯罪集團通過非法勞務公司、線上招聘等多種形式,大量招募中國公民赴境外從事網絡博弈平臺的工作人員,并通過自媒體、直播平臺、APP、國內代理等推廣形式招攬中國公民進行網絡博弈活動,多人已被警方通緝,正待歸案。

這種信息的泛濫,帶來的結果,也是一些未成年人被卷入其中,深受其害。今年的6月1日,將是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正式施行的日子,可能家長都會對新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充滿期待。

不過,據盈媒體觀察,目前一些短視頻平臺為了應對國家新政,推出的“青少年保護模式”,有些形同虛設,甚至成為上述不良信息的藏污納垢之地, 而兩年前就已開始推廣的“青少年模式”,更有一些掩耳盜鈴的意味。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應對新政不是躲貓貓

據了解,針對網絡低齡化現象,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中專門增設“網絡保護”專章,其中第七十四條規定:“網絡游戲、網絡直播、網絡音視頻、網絡社交等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當針對未成年人使用其服務設置相應的時間管理、權限管理、消費管理等功能?!?/p>

盈媒體注意到,為了應對國家新規的出臺,各種短視頻平臺也相繼出了新規定,14歲以下的兒童,就直接的被進入到青少年模式。不過,前提是需要兒童家長進行合理的設置。

眾所周知,現如今的短視頻平臺雜草叢生,色情與低俗內容橫行,各種負能量的段子更是充斥著巴掌大的屏幕,讓一些望子成龍的家長,因為擔心孩子被帶壞,而苦不堪言。

然而,短視頻平臺針對新政的整改,卻顯得極為敷衍。據了解,近日中青校媒邀請118名大學生對抖音、B站、快手、微信視頻號等多個視頻平臺的防沉迷系統進行測評。

測評中,大學生分別從視頻平臺青少年模式的設置入口容易找到程度、不易被孩子自行關閉程度、青少年接觸不良信息程度、內容類型和豐富程度,以及是否可以有效防止青少年網絡沉迷等多個方面進行測評。

中青校媒調查發現,8個視頻平臺中,青少年模式設置入口容易找到程度呈現出較大差異。受訪大學生為它們的青少年模式入口尋找難易度打分(滿分5分),其中B站得分最高,為4.01分;抖音緊隨其后,獲得4分;快手排在第三位;微信視頻號評分最低,為2.21分。

據參與測評的大學生反饋,“敷衍”是這類學生完成青少年模式測評后最深刻的感受。在參與評測的大學生看來,有的平臺推出的青少年模式功能并不完善,甚至存在“為了應付相關要求而設置,不能有效防網絡沉迷問題”。

盈媒體親測了幾個短視頻平臺也發現,部分軟件的防沉迷系統有待完善,“有的設置入口不容易找到”,有的卻過于明顯,讓青少年自己都可以隨意設置。

在這方面,社交媒體上吐槽最多的是微信視頻號。因為該功能的設置“自由度”更高。甚至即便是打開了青少年模式,微信視頻號彈出的窗口頁面,仍可設置觀看范圍、不可訪問、‘我關注的’和‘全部’,使用者可以無限制地來回切換。

這也不得不讓人懷疑,其設置未成年模式的“誠意”,因此也引起很多的質疑之聲:既然視頻號可以由未成年人自主進行調整,那青少年模式的意義在哪呢?因此,盈媒體認為,在新政即將生效之時,很多平臺依然在玩著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躲貓貓游戲,相關改善并不徹底。

一刀切或許過激,頭部平臺也非法外之地

“強制上線,不應有漏網之魚”,這是互聯網上絕大多數家長對于短視頻平臺“強制上線青上年模式”的強烈呼聲。不過,也有部分專家表示,一刀切的方式,未免讓青少年的學習與成長有失公平。因為,畢竟互聯網上也有一些正能量、可以豐富青少年知識與見聞的優質內容。

如果單純為了保護未成年成長,就認為短視頻平臺是洪水猛獸,從而完全杜絕青少年上網、瀏覽短視頻,顯然是不符合時代發展趨勢,也是難以執行落地的。由此,國家讓短視頻平臺進行自我約束、進行功能提升便成了這類平臺的一種社會責任。

據《未成年人短視頻青少年模式使用研究報告》顯示,在使用過青少年模式的未成年人中,77.0%的受訪未成年人認為青少年模式“限制使用時長和登錄時間”的功能有用,46.5%的受訪未成年人認為“限制充值、打賞等消費行為”的功能有用,排在前兩位。

報告還顯示,大多數未成年人認為青少年模式需要改進,比例達到81.8%。也有42.4%的受訪未成年人擔心青少年模式影響上網體驗,表示“開啟青少年模式會使上網不開心”。這種調查數據,也側面襯托出,目前各大短視頻平臺的運營模式,并沒有得到青少年的廣泛認可。

實際上,盈媒體也特別注意到,近年以來,一些青少年的言行,經常會受到網絡因素的影響,甚至也有老師反饋,即使在課堂上,也有一些孩子會語出驚人,滿嘴都是成年人難以聽懂的網絡用語、甚至是一些庸俗不堪的段子。

由此可見,對平臺內容的規范性進行整頓,并非只是一個簡單的青少年模式的按鈕就可以解決的。近年,因為青少年受到互聯網不良信息的影響,走上犯罪道路的社會事件,更是時有發生。種種跡象表明,解決這種問題,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遺憾的是,即使是國內的頭部短視頻平臺,依然抱著僥幸心理,企圖用一些花拳繡腿,就能蒙混過關。

要知道,在國家的重拳打擊之下,即使是頭部平臺,也沒有法外之地。而且,過去因為諸多平臺涉嫌黃賭毒被責令下架的,大有人在。限期整改后,如有優化,可能有機會重新上架,再次回歸大眾的視線。相反,如果熟視無睹,屢次挑戰法律與人性的底線,恐怕只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因此,國家對于短視頻平臺的管制,采用一刀切的方式,或許過激。但是即使是頭部平臺,也并不會因為其數億用戶的影響力而法外開恩,更不會僥幸的成為藏污納垢的法外之地。

短視頻平臺如何根除“青少年沉迷”的頑疾?

實際上,“青少年模式”被熱議,也是舊事重提。早在2019年5月28日,國家網信辦統籌指導西瓜視頻、嗶哩嗶哩等14家短視頻平臺,以及騰訊視頻、愛奇藝等4家網絡視頻平臺,在兒童節到來之前,統一上線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統”。

加之此前試點的抖音、快手和火山小視頻平臺,國內共有21家主要網絡視頻平臺上線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統”,即如今所謂的青少年保護模式。

彼時,進入青少年保護模式后,每日使用時長限定為累計40分鐘,超過累計時長需監護人輸入密碼后才可繼續使用,晚上22時至次日6時,用戶將被禁止使用;此外,打賞、充值、直播等功能也無法使用,只能訪問專屬內容池。

但是,即便是這樣的解決方案,依然沒有徹底根除短視頻平臺容易令“青少年沉迷”的頑疾。甚至其嚴重程度,相比兩年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問題在哪里?

這一切,還得從短視頻平臺的內容說起。在這個娛樂至死的年代,很多網友為了在社交媒體博得更多關注,不得不想盡一切辦法,嘩眾取寵,策劃一些毀三觀、無下限的低俗內容。

眾所周知,人性有七宗罪,一旦被負面牽引,甚至連成人都沉迷其中、難以自拔,更何況是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而要根除這樣的頑疾,或許唯有從內容著手,徹底肅清不良風氣與清理低俗調性的內容,方能還互聯網一片清凈。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短視頻平臺上的這種風氣由來已久,要想徹底扭轉,談何容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那是一身正氣、兩袖清風的荷花氣質。

在短視頻平臺這種看似光鮮靚麗,實則藏污納垢的是非之地,恐怕很難靠某一個用戶、某一個平臺的一己之力,就可以扭轉乾坤。如果說“青少年模式”只是某些平臺應對新政的形式主義,那么其平臺的惡俗內容,才是讓其成為毒瘤的根本。

或許所有的短視頻乃至互聯網平臺,都能意識到問題的根源與嚴重性,但是想要改變,恐怕很難。但愿這一次,在又一輪的未成年保護新政之下,那些短視頻平臺都能有所收斂、早日覺醒。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359 文章數量

1426.81w+ 閱讀量

坐到桌上腿张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