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財經> 正文

長視頻:單打獨斗到抱團作戰

蛇眼財經 發布時間: 2021-02-25 09:56:44 評論數 0 閱讀量: 2.79w

存量競爭階段的在線視頻行業,出現了更多復雜變化。

移動互聯網時代,泛娛樂各細分領域中,在線視頻行業的用戶規模一直遙遙領先。QuestMobile數據顯示,2019年7月,在線視頻行業的月活躍用戶規模就達到了9.55億。相比之下,短視頻行業的月活躍用戶規模在2019年12月也才達到8.23億,其他泛娛樂行業更是遠遠不及。

在線視頻行業用戶規模更為龐大,相應的也最早觸及流量增長天花板,甚至也最早面對流量衰退問題。2019年7月之后,在線視頻行業用戶規模增速就開始不斷下滑,到2019年底已經陷入負增長狀態。

2020年初疫情爆發之后,受“宅經濟”刺激,在線視頻又出現了一波報復性增長。QuestMobile數據顯示,2020年1月同比增長至9.91億,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這波報復性增長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再次陷入負增長狀態,直到2020年12月,已經降低至8.70億,低于同期短視頻的8.72億。換而言之,2020年年底,短視頻已經在用戶規模方面實現了對在線視頻的反超。

問題的嚴重性遠遠不止于此。用戶一天使用手機的總時長有限,抖音、快手多刷一會,刷劇,聽音樂的時間就自然會減少。短視頻的用戶增速在2020年同樣明顯放緩,但是其月人均使用時長同比增長近40%,依然保持高速增長,這些增長從何而來?當然是從在線視頻和移動音樂那里搶來的。

各大視頻平臺目前面臨的情況已經非常棘手,同時他們拿抖音、快手也沒多少辦法。于是為了避免在殘酷的淘汰賽中拼個你死我活,各在線視頻巨頭只能盡量尋求合作的可能性,他們之間的關系,也由此進入復雜的競合模式。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騰愛”之間默契增多

分別背靠阿里、百度和騰訊的“優愛騰”,在過去的近十年中,展開過一段水火不容的慘烈競爭。他們之間展開的版權大戰,對中國社會的知識版權觀念普及,甚至都產生了重要影響。

在綿延日久的競爭中,“優愛騰”三巨頭逐漸把其他對手清退出局。近兩年三巨頭之間的競爭格局也逐漸清晰。騰訊視頻和愛奇藝,躋身為在線視頻行業最強大的兩大霸主。他們日活和會員規模雙雙破億,把位居第三名的優酷視頻明顯拉開了一個身位。

從2017年開始,感受到流量天花板的降臨,騰訊視頻和愛奇藝兩者間的競爭關系出現了一絲微妙的變化,他們之間的直接沖突明顯有所緩和,合作和默契開始增多。比如雙方之間的版權分攤和版權置換開始明顯增多。

最為明顯的是,在2019年年末爆發的《慶余年》超前點播事件中,騰訊視頻和愛奇藝幾乎保持了一致的口徑和步調,而不是趁機相互攻訐。2020年這一趨勢繼續得到加強,愛奇藝和騰訊視頻聯合推出戶外真人秀《哈哈哈哈哈》,并提出了“聯合獨播”這種看起來自相矛盾的合作模式。

作為在線視頻雙雄,愛奇藝和騰訊視頻之間的默契越來越多,對其他平臺可算不上好事。于是為了扭轉不利局面,其余選手中這種相互靠攏也在快速增多。

優酷和芒果相互靠攏

優酷視頻依然能被算進第一梯隊,而芒果TV算得上是第二梯隊的排頭兵。兩者如果能達成緊密合作,那么對騰訊視頻和愛奇藝任意一家都能構成巨大威脅。而優酷和芒果,確實在相互靠攏。

芒果是在線視頻行業2020年最大黑馬。背靠湖南衛視的芒果,在綜藝內容方面一向頗有底蘊,在2020年年中直接依靠現象級綜藝《乘風破浪的姐姐》一舉破圈。據芒果超媒發布的業績預告,截至2020年底,芒果超媒有效會員數為3613萬,相比2019年底的1837萬,基本實現翻番。與之相對應,芒果超媒股價在2020年持續上漲。從年初的34.9元一路漲到年末的72.5元。全年市值漲幅達到107.97%,已經超越愛奇藝。

芒果并沒有只顧著自己嗨,和優酷的合作也在同時進行。芒果自制劇《三千鴉殺》在2020年初就從獨播,變成了與優酷聯合播出。到2020年12月,阿里創投耗資62億元高位入股芒果超媒,成為其第二大股東,算是直接把芒果和優酷變成了自家人。

資本層面的深層次變化,明顯將會有利于芒果和優酷展開更順的暢合作。相較于騰訊視頻和愛奇藝之間的默契,優酷和芒果之間的合作無疑會更加深入。

B站難以獨善其身

優酷和芒果已經進入同一陣營,而騰訊視頻除了和愛奇藝搞曖昧之外,同樣也在努力拉攏其他靠譜的盟友,而B站其實就在其考察范圍內。

偏重于PUGC的B站,是PGC四巨頭“優愛騰芒”之外的一朵奇葩。因其差異化的用戶群體和平臺定位,在國內在線視頻行業中,B站一直處于主戰場邊緣。

可惜B站很難一直保持超然地位。騰訊和阿里分別是B站的第二大和第四大股東,近年來騰訊與B站在游戲、動漫等多個領域的交集不斷增加,相應的合作與沖突也在增加。于是,騰訊試圖通過增持B站股票來加強雙方聯系。

站在B站的角度來看,全面投向騰訊,對其顯然并不是最佳選擇,于是B站近年來一直在努力引進第三方資本,試圖以此盡量保持獨立性。

但是,目前來看,留給B站繼續輾轉騰挪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當在線視頻行業的競爭逐漸劃分出陣營,B站如果選擇繼續不站隊,恐怕就得面臨來自各方的多重壓力。而第三方資本的持續涌入,同樣也會削弱創始團隊對B站的控制,由此如果導致B站社區文化變味,運營風格大變,恐怕會得不償失。

說到底,獨特的社區氛圍,和極高的用戶粘性,確實能給B站提供一定支持,讓其得以高速獨立發展。但這種支持,是有上限的。

在線視頻江湖依然充滿變數

娛樂內容領域主要為人們提供精神產品,總是會出現意外和奇跡。不免惹人遐想,在線視頻行業是否也還會出現一些變數?

作為移動互聯網的核心領域之一,在線視頻行業的發展顯然早已跨過了高速成長期,進入相對成熟的階段,行業格局也已確立。而且當行業邁入存量競爭階段,頂級巨頭開始劃分陣營搞“團隊賽”,中長尾玩家及新入場者當然就更難出頭。

但現實的發展不合常理。原本在第二陣營存在感都不高的芒果TV,在2020年居然能靠優質爆款綜藝涉足在線視頻行業的第一陣營;而在短視頻領域力壓“BAT”的字節跳動還不打算收手,持續投入西瓜視頻涉足在線視頻,不斷搞出大新聞。盡管確實很不容易,不過他們的確都在固有格局中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當頭部陣營開始搞“團隊賽”,在線視頻行業的競爭門檻確實被明顯拔高。但這并不意味著行業的終極形態已經形成。事實已經向我們證明,在線視頻江湖依然會充滿變數。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50 文章數量

361.13w+ 閱讀量

坐到桌上腿张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