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財經> 正文

Q4業績再降,IBM這頭大象老了

蛇眼財經 發布時間: 2021-01-25 14:38:18 評論數 0 閱讀量: 2.86w

偉大的藍色巨人IBM,正在邁向其第110年的征程。但腳步越來越慢的它,已經有些跑不動了。


在一戰之前成立的IBM,見證了現代信息技術從無到有,從電子計算機到人工智能的全部發展歷程。它推出了劃時代的大型計算機,開辟出了個人電腦市場,對人工智能的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而“電子商務”這個概念,甚至也是由IBM率先提出。哪怕時至今日,IBM的創新精神也未見衰減。截至2020年,IBM已經連續28年蟬聯美國專利榜冠軍。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目前在商業化方面,IBM這個百年企業確實又一次陷入了頹勢。最糟糕的地方在于,IBM堅持的云端轉型,遲遲也沒能收獲相關增長回報。同時持續八年業績低迷,已經讓IBM陷入了持續失血的窘境,之前深厚的家底,也眼見著越來越薄。

 

IBM當前的處境,確實已經非常不妙。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八年轉型一場空

 

1月22日,IBM發布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財報和2020年全年財報。財報顯示,2020年全年IBM營收總額達到736億美元,同比下滑5%。比去年進一步擴大的營收下滑幅度,讓IBM的業績頹勢更加突顯。

(數據來自IBM財報)
(數據來自IBM財報)


事實上,忽略2018年0.57%的小幅增長,IBM的這種營收負增長狀態,已經從2012年持續到2020年,幾乎持續了8年。巧合的是,這幾乎與IBM向云計算轉型的時間完全一致。所以,若只從這些年的業績增長情況來看,IBM的云計算轉型已經可以宣告失敗。

 

郭士納從1993年接手IBM,到2002年正式退休,近10年的時間里,重塑了整個IBM的面貌。讓IBM的市值從290億美元一路上升到1680億美元。在郭士納退休之后的幾年里,IBM繼續執行既定戰略,收入維持了一段時間的穩健增長。但從2012年之后開始向云計算轉型,IBM的收入就開始一路下滑。

 

到2018年,一手主導此次轉型的IBM董事長兼CEO羅睿蘭(Ginni Rometty)女士宣布,IBM已經完成轉型,進入“后轉型”時代,IBM的全年營收終于有了0.57%的小幅增長。但2019年、2020年這兩年中,后轉型時代的IBM營收依然在持續下滑。

 

具體到最近一季度的業績表現,可以看到2020年Q4,IBM四大部門的業績表現依然呈下滑趨勢,其中云和認知解決方案部門的營收為68億美元,同比下滑4.5%。只看云計算的話,第四季度整體云計算業務營收為75億美元,同比增長了10%。但這個增速,縱向對比,不及IBM三季度19%;橫向對比,不及全球云計算行業增速。

 

更讓投資者感到擔憂的是,自2018年之后,在新任首席執行官阿文德·克里希納(Arvind Krishna)的領導下,IBM開啟了前所未有的“爆買”模式,將收購作為重要戰略之一。他上任兩年就已經促成了IBM的9筆收購,其中包括在2019年7月以340億美元的高價收購紅帽(Red Hat),創下IBM也是軟件行業史上最大規模的收購紀錄。

 

接連不斷的收購行動,讓IBM的財務壓力持續提高,截至2020年Q4,IBM的現金儲備為143億美元,但債務總額已經達到了恐怖的615億美元。

 

回過頭來看,IBM歷時數年的這場云計算轉型。就像是一個賭輸了,卻不甘心失敗的賭徒,不斷把自己的賭注壓上賭桌,直到壓上所有身家,走到傾家蕩產的邊緣。

 

云端筑夢,壯志難籌

 

公允的講,IBM搞云計算轉型,本身其實并沒有太大的問題,畢竟云計算取代傳統數據庫已經是大勢所趨。更加從容的Intel、AMD,還有國內的聯想,現在也不斷在這個方向上持續押注。

 

問題是在具體戰略執行時,IBM遭遇到了很多想象之外的挑戰。這些挑戰,有些來自IBM自身內部,有些源自外部的市場和競爭對手。

 

其一,IBM從私有云切入云計算市場略顯保守,以至于成長性受限。這也可以理解為,在進行過一波超前的物聯網失敗嘗試后,IBM云計算轉型的節奏首先已經被打亂,所以在云計算轉型起步過程中表現出了一定的保守趨勢,對軟硬一體的私有云投入更積極,對更偏向軟件的公有云熱情不高。

 

其二,公有云市場較私有云市場成長更快。IBM對私有云更關注,但公有云市場近幾年來增速和規模都超越了私有云市場。等IBM察覺到這種轉變,并且開始采取應對措施時,已經錯過了紅利期。所以在2014年之后,可以看到微軟Azure、谷歌云,甚至國產阿里云在全球公有云市場相繼超越了IBM。

 

其三,互聯網出身的云服務廠商“不講武德”。亞馬遜AWS、微軟Azure以及國內的阿里云相對IBM有著巨大的生態合作伙伴量級優勢。這些互聯網廠商在最開始拓展公有云業務時,往往會低價打折甚至免費向數百萬合作伙伴提供云服務。比如,阿里就曾向數百萬淘寶賣家提供免費的云儲存、共享服務。這樣做帶來的好處之一,就是在生態培養中,相關產品可以快速迭代,快速成熟,等向市場推廣時,產品競爭力可能已經遠遠超過IBM這類云廠商。

 

總而言之,IBM云計算轉型遭遇挫折,算得上是內外合力之下的必然結果。

 

大象能否再次起舞?

 

郭士納2003年出版的自傳《誰說大象不能跳舞?》將自己使IBM起死回生的光輝歲月娓娓道來。在郭士納掌權的近10年中,他成功推動IBM從一家硬件公司,向一家軟硬一體化的解決方案服務公司轉型,并且讓解決方案這種服務形態,在全球范圍內流行起來。但在他離任之后,在商業化方面,IBM便再也沒有取得值得稱道的成就。

 

時至今日,IBM在完成云計算轉型后,依然沒能擺脫商業化困境。而這次郭士納引以為傲的管理哲學未能奏效,IBM自身長盛不衰的科研創新精神,也沒有發揮出太大的作用。

 

現在IBM計劃通過商業并購,和對混合云、人工智能的堅持投入,來贏得下一場勝利,扭轉自身困境。但是在整個云計算市場中,IBM已經被擠出了第一陣營,就算是在混合云領域,現在IBM對陣一眾互聯網大廠也難有十足把握。而人工智能的真正產業化才剛剛起步,IBM想要在短期之內取得高額回報,難度很大。

 

眼下,隨著市場環境的不斷變化,光憑一個全盛時期的郭士納,可能都沒法盤活IBM目前的局面。那么IBM這只大象,要怎樣才能再次翩翩起舞?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51 文章數量

368.82w+ 閱讀量

坐到桌上腿张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