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技> 正文

庫客音樂赴美IPO,to B生意不好做

蛇眼財經 發布時間: 2021-01-20 09:51:54 評論數 0 閱讀量: 3.43w

蝦米倒下之際,有一家古典音樂服務商在美成功IPO了。1月12日,庫客音樂在紐交所登陸,當日收盤漲1%,股價為10.1美元。

 

從其招股書描述的業務模式來看,庫客音樂實際上是一家古典音樂授權和教育服務商。授權業務上,與其建立授權合作的有騰訊音樂娛樂、網易云音樂、中國移動等,與其建立訂閱合作關系的有大學、圖書館等機構;教育業務方面,其主要與幼兒園等機構建立合作,提供古典音樂的全套教育服務。

 

可是庫客音樂的 to B生意并不好做。根據招股書,2020年前三個季度,其營收為0.35億元,同比2019年的0.41億元,下降了14.6%。即便拋開疫情影響,庫客音樂在2019年的營收還是同比2018年下滑了3.9%。

 

國內疫情抬頭之勢下,IPO之后的庫客音樂,顯然仍需面對很大的發展阻力。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上市迫在眉睫

 

上市時機的優劣,往往也能左右企業IPO后的發展走勢。從上市時間表來看,從首版招股書審核通過到上市交易,庫客音樂只用了不到一個月時間,與其他赴美中概股相比,可謂光速。

 

這或許與庫客音樂此前的失敗經歷有關。相關新聞顯示,庫客音樂曾在2018年和2019年兩次嘗試赴港上市,但均以失敗告終。此次美股大門已開,對庫客音樂而言速戰速決拿到融資是最保險的做法。

 

但庫客音樂的營收表現并不好,起碼從最近幾個報告期的數據來看,沒有體現出應有的成長性。一個企業往往會選擇在財務數據有突破,比如扭虧、高速增長的時候去IPO,因為可以賣個好價錢。

 

庫客音樂選擇在2021年的開頭上市,可能本來就是一個不得不采用的唯一選項。

 

第一,2020年下半年,國內疫情基本平穩,疫苗注射推廣以及線下教育機構恢復營業,為業務恢復創造了客觀的有利條件。

 

第二,從招股書看,庫客音樂主張智能教育業務的快速擴張戰略,因此需要大量資金兜底。

 

第三,從招股書看,2020年庫客音樂現金流和回款速度受到不利影響,需要盡快補充現金流,保證業務正常運行。

 

進退兩難

 

庫客音樂在招股書中表示,70%的募資額都將用作智能音樂教育業務,包括內容豐富、市場擴張和技術強化。去年二季度疫情逐漸平穩之后,庫客音樂就開展了快速的線下擴張。

 

根據招股書,截止2020上半年、2020年第三季度、2020年10月份,庫客音樂招募的學生規模分別為5746人、4802人、6230人,增長迅速。此外,課程、鋼琴、系統及配件收入在2020年第三季度均有同比明顯增長。相應地,銷售成本也呈現了明顯的增長趨勢。

 

可見疫情穩定之后庫客音樂業務擴張堅定,成績也不錯,但不幸的是,眼下疫情在多地的反彈,很可能要打亂庫客音樂的擴張節奏,使其進退兩難。

 

雖說這波疫情目前不及2020年初嚴重,但對于庫客音樂帶來的打擊可能是致命的。

 

首先,學生規??赡軙掷m下降,導致變現遠不及預期。根據去年的情況,封鎖政策會導致教育機構不開課,而庫客音樂智能音樂教育業務的本質就是線下培訓,如果疫情范圍擴大,封鎖政策蔓延,顯然將使其受到二次打擊。

 

其次,擴張帶來的成本風險加大。招股書顯示庫客音樂的智能音樂教育業務是經銷商模式,在智能音樂教育業務中,庫客音樂的成本主要包括硬件成本(免費投放的智能鋼琴)、銷售成本(學費的20%給予經銷商)等,在不利的市場環境下,擴張越快,這些成本就越難收回。

 

可以肯定的是,當前不可抗力帶來的潛在業務風險在持續加大,這對于庫客音樂來說是一個比之前更大的考驗。如果選擇按照當前的節奏快速拓展市場,萬一重現2020年的場景,那發展可能將遭受重創,如果現在轉變為防守姿態,那么業績一定不會好看,又該如何向資本市場交待。

 

揪心的并購

 

如果沒有疫情,并購BMF(北京國際音樂節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或許可以稱作庫客音樂非常成功的一次資本動作。但疫情之下,BMF反倒成為了庫客音樂的一個包袱。

 

招股書顯示,BMF 2019年營收0.61億元,同比2018年0.25億元,增長了144%,比庫客音樂更具成長性。BMF的主營業務是古典音樂現場活動業務,包括音樂節、音樂演出等,當初庫客音樂看中BMF也是出于其增長能力及業務上的互補性。

 

但疫情出現之后,BMF大受打擊。根據招股書,2020年前兩個月,BMF沒有任何收入,最有殺傷力的一組數據是2020北京音樂節的門票收入和贊助收入分別同比下降了92.6%和36.4%。

 

不過庫客音樂非常靈活地將音樂節和表演搬到了線上,開發了直播功能,供 BMF Club APP用戶免費觀看,也吸引到一些新的贊助商。但業務線上化背后的內容、技術和網絡等綜合成本較高,在短時間內卻不可能收回。

 

疫情之前,BMF依靠線下音樂活動業務表現出的較好營收和盈利能力,現在顯然反倒成為了庫客音樂的一個拖累。一方面,BMF業務的轉型和試錯需要更多的成本;另一方面,BMF業務不順,不利于庫客音樂執行內容優化戰略以及提高內容變現能力。

 

穿越大考

 

從古典音樂內容授權延伸出古典音樂教育,再加上收購做古典音樂活動的BMF,可以看出庫客音樂的長期戰略指向了古典音樂的產業鏈模式。

 

庫客音樂看好的是古典音樂在中國的發展前景。招股書給出的市場報告數據顯示,2020年到2025年,包含古典音樂授權、線上古典音樂訂閱、現場古典音樂活動在內的古典音樂市場的綜合復合增長率有望達到9.3%;學生音樂教育市場規模有望在2025年達到1639億元,在2020年至2025年達成12.1%的年復合增長率。

 

但在暢想市場未來之前,剛剛上市的庫客音樂必須穿越一場大考。目前來看,這場大考的考點主要是如何在疫情引發的不確定的風險環境下,保持業務穩定推進和增長。以去年庫客音樂的表現來看,要想給出一個滿意的答案,比較難。

 

即使拋開疫情因素,庫客音樂要想依靠在古典音樂領域的內容、教育方案、技術等優勢,在中國市場書寫一個屬于古典音樂賽道的新型增長故事,依然有諸多阻力,比如對古典音樂虎視眈眈的眾多線下和線上教育機構。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51 文章數量

368.95w+ 閱讀量

坐到桌上腿张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