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財經> 正文

學霸君倒臺背后,在線1對1拐點已至?

蛇眼財經 發布時間: 2021-01-07 09:58:27 評論數 0 閱讀量: 3.57w

年前只剩幾天,學霸君最終沒有熬過2020年。作為曾與猿輔導、作業幫并駕齊驅的三大搜題工具類教育品牌之一,學霸君也曾風光無限。然而發展至今,后兩者早已經成功轉型成為備受資本青睞的行業巨頭,而轉型失敗的學霸君卻只能落得倒閉關門的下場,細數其發展歷程難免讓人不勝唏噓。

作為業內最早的在線教育公司之一,學霸君的倒閉,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在線教育蠻荒時代的終結。從行業來看,作為導致學霸君倒閉的直接誘因,在線1對1模式目前也已經走到了行業的拐點。而在這種拐點背后,或與1對1模式本就存在的規模與效益矛盾不無關系。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在線1對1規模與效益難兩全

 

從1對1模式本身來看,1對1教學相比班課更加靈活,師生之間互動性更好,老師對學生問題的解決也更具有針對性。另外,在行業發展早期,在線1對1模式沒有太多資質要求(班課對機構資質有要求),相對而言更容易起步、門檻也更低,這也是很多機構競相入局1對1的原因。

 

但在隨后的發展過程中,在線1對1模式的缺點也日益凸顯了出來。首先,相比班課模式,在線1對1的重服務模式,導致輔導機構的師資成本很高,嚴重擠壓了機構的毛利。比如,相比在線大班課80%左右的毛利,在線1對1機構僅有40%的毛利,扣費一些日常費用之后,機構多半只能陷入虧損之中。

 

其次,絕大部分在線1對1機構商業模型沒跑通,存在規模不經濟的情況,這就導致很多機構越擴張越虧損,難以保證持續性。比如,很多1對1機構,很難平衡好師資成本、教學支撐體系以及學員規模之間的關系,所以就出現了機構花錢招來大量學員,卻沒有充足的老師供給的現象,致使其教學口碑日漸崩壞,后續招生難以為繼。

 

而在線上教育風口之下,很多在線1對1機構在拿到融資之后,又開始瘋狂擴張,更進一步加劇了其財務壓力,資金鏈緊張的1對1機構,很快便在行業的競爭中被壓垮。同時,隨著國家對在線1對1機構的監管趨嚴,此前很多缺乏資質(機構資質、教師資格證資質)的1對1機構又開始面臨監管重壓,加上原本規模與效益之間的矛盾,又進一步加速了1對1機構的行業洗牌。

 

行業出現拐點倒逼洗牌加速

 

經過幾年的行業大戰和市場洗牌之后,如今資本對在線1對1模式的態度已經越來越明確了,即不再將擴張規模當做第一要義,而是將單位效益放在了首位。而在這種變化背后,或與行業目前的發展現狀不無關系。

 

早在學霸君倒閉之前,行業內已經有學霸1對1、理優1對1、海風教育等多家知名1對1機構倒閉在前了。而在這些倒閉的1對1機構(包含學霸君)中,還有不少還是行業中的佼佼者。

 

拿學霸君來說,最早學霸君主營拍照搜題產品,和猿輔導、作業幫起家的產品相仿。在憑借題庫工具積累了最早一批流量后,學霸君發現做題庫工具不夠,只有做在線教育才有未來。

 

于是,在2016年學霸君推出了“1對1”在線教育課程,并在此后一直將其作為主營業務。在最風光的2018年,學霸君線上1對1的營收曾經做到了月營收上千萬,并在當年創造了年流水破10億的記錄。但這種風光并沒有持續多久,在急速的擴張之后,學霸君開始頻頻爆出經營風險,多地機構開始處于關停狀態。

 

與此同時,另一家在線1對1機構海風教育,也在2019年宣布裁員三分之一,并與另一家在線1對1機構輕輕家教宣布合并,到今年海風教育的多地機構也開始紛紛倒閉關停,創始人也被法院限制高消費。

 

而在大批機構倒閉之后,資本對在線1對1機構的態度,也發生了極大的改變。以掌門1對1為例,它在拿到融資之后,迅速更名為掌門教育,對外也不再強調“1對1”的標簽了。

作為今年唯一獲得融資的在線1對1機構,掌門教育更名背后,很難說這其中沒有資本的意志。而已經跑通模式的在線1對1品牌VIPKID,也在拿到最新一輪融資之后,推出了主打班課教學的大米網校,開啟了班課教學。

 

從行業來看,無論是機構的轉型還是資本態度的改變,都證明了過去燒錢擴張的路子已經走不通了,在線1對1已經到達了新的歷史拐點上了。

 

在線1對1機構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那么,在線1對1機構的未來將何去何從呢?要回答這個問題,還需要結合行業的情況來分析。

 

從行業來看,目前的在線教育機構中,可以大致分成兩大派別。一派是傳統機構孵化出來的如新東方在線(新東方)、學而思網校(好未來)等在線機構;另一類是跟誰學、猿輔導、作業幫、VIPKID、掌門教育等為代表的新興線上網校。

 

而在這諸多的在線網校機構中,其教學模式要么采用的是“大小班課+1對1”復合模式,要么采用的就是班課模式。前者的代表性機構是新東方在線、學而思網校、掌門教育、VIPKID等機構;后者的代表性機構是跟誰學、作業幫、猿輔導等新興機構。

 

從這些機構的情況來看,班課仍是當前在線教育機構主流的教學模式,但這并不是說在線1對1模式就全無價值了。畢竟,體量龐大如好未來、新東方,也都在其在線機構中保留了在線1對1模式,可見在線1對1模式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反過來說,對于盈利能力不足的在線1對1機構來說,借鑒班課模式也未嘗不是一種新發展思路。比如,轉型班課之后的VIPKID,就取得了不錯的成績。相關資料顯示,VIPKID在拿到融資轉型大班課之后,很快便實現了扭虧為盈。在今年早些時候VIPKID對外發布的報告中提到,今年1月至6月其單位運營利潤UE首次為正,90%的渠道首單實現盈利。這主要在于大米網校大班課帶來的豐厚毛利,極大地拉升了其總體盈利能力,進而使其擺脫了低毛利的困局。

 

由此可見,將班課作為一種補充,對解決當前1對1機構的虧損問題,顯然是有幫助的,這也為其他在線1對1機構,也未嘗不是一種可供借鑒的辦法。此外,向高端化轉型也是很多1對1機構的另一種解決問題的辦法。

 

過去在線1對1機構最大的軟肋,在于其招生、師資等方面的成本過高,導致其獲得的收入難以有效覆蓋掉其支出的成本,而1對1機構走高端化路線之(例如精銳教育)后,這一問題或有望得到解決。

 

首先,走高端路線之后,1對1機構可以面向更高凈值人群,推出精品教學服務,從而提升單個用戶的付費金額,這對其改善收入低難覆蓋成本的問題大有裨益;其次,在師資端通過嚴格篩選名師、提升服務質量,也有利于1對1機構積累口碑和品牌美譽度,這對其擺脫低端市場惡性循環的機構廝殺也非常有幫助。

 

總之,這兩種方向目前都已經經過了機構驗證,未來都有可能會成為1對1機構轉型的方向。至于具體兩個方向哪個會成為主流,則仍有待時間去檢驗。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51 文章數量

368.9w+ 閱讀量

坐到桌上腿张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