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技> 正文

滿幫、G7,數字貨運玩家搶占藍海市場

蛇眼財經 發布時間: 2022-07-25 09:33:25 評論數 0 閱讀量: 11.98w

回顧貨運行業近十幾年來的發展歷程,兩個拐點最為關鍵:一是,電商行業的迅猛發展帶動了貨運行業的爆發式增長;二是,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等新興技術的蓬勃發展,促進了貨運市場的變革。

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的發展推動傳統貨運行業的改革,創造了一片數字貨運藍海。數字貨灼識咨詢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網絡貨運市場規模達3389億人民幣,但網絡貨運平臺的線上交易額僅占公路整車運輸市場9%,表明貨運行業未來存在較大的發展空間。

伴隨著數字貨運行業熱度的持續攀升,各路貨運企業開始競相合并、融資爭先上市,國內數字貨運行業也由此迎來了“上市潮”。

貨運企業扎堆上市

2021年是數字貨運平臺行業的“上市元年”。

2021年5月,京東物流率先在港交所上市,發行價為每股40.36港元,市值一度超2900億港元;2021年6月,滿幫集團在美國紐交所上市,開盤價報22.5美元/股,上市首日市值超230億美元,而后市值也超過千億元門檻;2021年11月,安能物流在港交所敲鐘,市值約156.72億港元。

2022年,路歌、福佑卡車、G7等多家貨運平臺正蠢蠢欲動地籌劃上市進程,數字貨運再次成為業界關注的焦點。

2022年6月,港交所官網公布,合肥維天運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路歌)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文件,海通國際為獨家保薦人;此外,有媒體爆料,G7考慮最早今年在香港進行首次IPO,籌集約5億美元,目前G7與中金、花旗及摩根士丹利就IPO進行合作,有關討論仍在進行中。

新的一年,福佑卡車、G7物流等數字貨運平臺趕往上市的路上,滿幫也有計劃赴港二次上市,數字貨運企業紛紛選擇“敲鐘”,與當前數字貨運行業的外部環境變化有關。

一方面,疫情之下公路貨運流量、貨量持續收縮,導致數字貨運平臺入不敷出,實現盈利的數字貨運平臺少之又少,上市成為企業補充現金流的有效手段。另一方面,互聯網企業相繼入局數字貨運市場,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而上市可以提升企業的公信力和影響力,為數字貨運平臺在數字貨運的長期發展有效增強競爭力。

說到底,數字貨運平臺上市的根本原因,還在于改善貨運服務體驗和效率已成為物流企業的剛需,且國內數字貨運市場尚處于初步的發展階段,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潛力,數據貨運平臺采取融資、上市、合并等等手段,均是為了強化自身競爭力,以期獲取更大的市場紅利。

玩家“抱團”搶占藍海市場

資本市場熱度居高不下,也反映了貨運行業擁有廣闊前景。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我國物流運輸行業共發生206起融資事件,其中,美團、滴滴跨界入局,貨拉拉、路歌、G7、華貿物流等相繼融資。

當下,數字貨運平臺產品和服務鏈條已經基本成型,現在競爭焦點來到了回歸到平臺各自的差異化優勢或者領先于它人的規模優勢。從數字貨運平臺滿幫和G7得到發展來看,“抱團”似乎成為了,數字貨運平臺跨入頭部陣營的一條捷徑。

一、滿幫強化規模優勢

2022年第一季度,滿幫同樣交出了令人滿意的成績單。

根據滿幫一季度業績顯示,公司營收13.3億元,同比增長53.7%;非美國會計準則下滿幫實現凈利潤1.9億元,同比增長68.0%。另外,成交GTV達536億元,同比增長4.2%,履約訂單數2520萬,同比增長13.6%。

在數字貨運市場環境風云變幻的背景下,滿幫穩健成長離不開其“抱團”建立起的規?;瘍瀯?,以及深研數字貨運技術和一系列優化用戶體驗的創新服務。

在技術層面,滿幫基于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建立起數字化、標準化、智能化的平臺,還推出了多個巧用功能,高效鏈接貨主和司機。以“一鍵掃貨功能”為例,司機在滿幫APP上錄入固定目的地,即可通過“一鍵掃貨”功能擴大找貨半徑,智能規劃匹配接單線路,有效解決車主與貨主的匹配問題。

在用戶層面,滿幫積累了海量的貨主和卡車司機,用戶規模和活躍度均領先于行業,并且用戶粘度持續提升。

據財報數據顯示,滿幫平臺發貨貨主月活142萬,同比增長16.0%,過去12個月有約350萬活躍卡車司機在平臺履約。與此同時,貨主會員的12個月留存率和響應訂單的司機次月留存率均保持在85%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滿幫高度重視司機權益保障和平臺生態治理,積極處理平臺與車主、貨主之間的利益聯系,保障司機和貨主的權益。

滿幫集團發布的2019至2021年企業社會責任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年底,調解委員會已累計解答、化解物流糾紛調解案件總計4.3萬件,成功率達97.7%,協助司機追討運費53萬單,追回運費7.8億元。

在此發展階段,滿幫有意拓展從貨運匹配服務業務到增值業務(ETC、金融、保險)等多元服務,而開展新業務就更需要海量的車主和貨主去支持,保障用戶權益、增強規模優勢或將是滿幫后期發展的主旋律。

二、G7加速構筑“護城河”

和滿幫B、C端市場均涉獵不同,G7主攻B端市場,業務模式是向客戶提供基于物聯網的軟件訂閱服務和交易服務。簡單來說,G7通過SaaS平臺,為貨運經營者實時跟蹤人、車、貨的物流狀態,還提供運力、能源、保險、裝備等服務,通過收取技術服務費獲益。

G7和滿幫也有相似之處,既選擇“抱團”博增長。

據了解,G7客戶群體覆蓋煤炭、水泥、鋼鐵等生產物流領域,而E6客戶群體為大型貨主與大型物流企業,是在快消、零售、食品、冷鏈等消費物流領域的佼佼者,兩者合并后新公司業務范圍將覆蓋生產物流和消費物流。

相信G7選擇與E6合并是出于自身發展和市場競爭格局的考量。

一方面,近幾年京東物流、貨拉拉等貨運平臺也對B端貨運市場虎視眈眈,G7與E6實行戰略合作,不僅可以拓寬客群覆蓋面和服務場景,使得市場占有率得到提升,還增加產品豐富度,繼而將商業價值最大化,進一步提升平臺競爭力。

另一方面,福佑卡車、滿幫等老對手相繼成功上市,品牌力和技術力得到提升,也讓G7感到了威脅,而G7與E6合并后重塑商業模式、提升規模效應,讓平臺估值更具想象空間,提振了資本信心。

總之,G7選擇與E6合并且加快上市步伐是為了拓寬“護城河”增強競爭實力。接下來,G7需要在貨運效率和貨運成本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持續為物流企業數字化賦能,提高平臺價值,而這注定不會是一場輕松的征程。

無序競爭引發亂象

不可否認,滿幫、G7等數字貨運平臺為物流企業數字化賦能,提高了貨運市場的貨、車的匹配效率,加速了貨運行業的升級變革,但數字貨運市場無序競爭引發的亂象不少。

一是,數字貨運平臺將傳統的線下交易模式轉移至線上的過程中,引發了會員費過高、虛假訂單、收費無統一標準等亂象,數字貨運平臺服務質量遭質疑,用戶投訴量并不少。據黑貓投訴平臺顯示,貨拉拉投訴為18923條,滴滴貨運735條,滿幫1431條結果,快狗打車為3930條,其中多數為平臺運營、保證金不退換、運價爭執等問題。

二是,由于市場缺乏統一標準的監管機制,貨運行業超載超限、違規載客、運輸違禁品等安全隱患依舊存在,貨運行業“小散亂”的問題得到了改善但未能根治。

7月8日,交通運輸部以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名義對貨拉拉、滿幫、快狗打車、滴滴貨運進行了約談,通報了近期貨車司機集中反映的互聯網貨運平臺公司壓價競爭、多重收費、違規運營等損害貨車司機合法權益的問題。

需要注意,疫情期間各地疫情防控政策、道路管制要求必須有綠碼或核酸檢測報告,交通管制這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貨運難度,也更考驗貨運平臺的整合車輛調度、倉儲管理、貨源等運營能力。

對于物流企業來說,想要進一步降本增效實現高質量發展,就需要跟隨數字化這一趨勢,但傳統物流企業缺乏技術和專業人才,而且數字化轉型耗時、耗力、耗錢,中小型傳統物流企業無法逾越這道鴻溝。

也正因如此,數字貨運平臺更應該減少無序的、惡意的競爭,同時圍繞技術和服務下功夫,真正的為物流企業數字化轉型效力,才會獲得相對應的回報。

小結

無論是C端市場還是B端市場,數字貨運平臺主要的任務都是為車主和貨主搭建溝通橋梁,解決人與車信息不透明、不對稱的匹配難題。也就是說,數字貨運平臺需要平衡人、車、平臺之間的關系和利益,只有解決了人、車、平臺的矛盾才能實現可持續發展。

首先,科技發展日新月異,數字貨運平臺需要擁有較大的研發實力,才能實現更高效的賦能。其次,不同物流企業數字化轉型所遇到的難題不同,這就考驗企業發現細微需求、總結需求、滿足需求的服務能力。再有,數字貨運平臺需要豐富自身產品業務,如滿幫一樣開設多元化服務,拉開與其他企業的差距,實現差異化增長。

數字貨運企業勢均力敵,數字貨運市場戰況膠著,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融資、上市、合并不是終局,而是下半場戰事的開端。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58 文章數量

398.95w+ 閱讀量

坐到桌上腿张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