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汽車> 正文

破圈沖刺,零跑、哪吒低端電動車品牌,未來破局的關鍵在農村?

蛇眼財經 發布時間: 2022-07-11 09:36:38 評論數 0 閱讀量: 5.11w

六月初,多家造車新勢力紛紛公布了五月份的產銷數據,其中理想、哪吒、小鵬、零跑的月銷售均突破了萬輛。值得一提的是,這已經不是哪吒和零跑等第二梯隊的玩家們,第一次實現月銷量破萬了,持續增長的銷量似乎從側面佐證了哪吒、零跑等第二梯隊玩家們的崛起。

不過,雖然當前哪吒和零跑依舊保持著高速增長的強勁勢頭,但它們的銷量主要還是來自低端市場,實際存在著很大的現實局限。比如,哪吒的主銷車型是哪吒V和哪吒U,零跑的主銷車型是T03,這幾款產品都定位低端市場,“以價換量”的特點非常明顯,但其局限性也顯而易見。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被局限的低端品牌車

相較于特斯拉、蔚小理、比亞迪等定位中高端市場的汽車品牌,宏光MINIEV、哪吒、零跑等品牌則是選擇了征戰低端市場,雖然低端市場發展前景十分可觀,但存在的問題也不容忽視。

其一,車企低端的品牌形象一旦深入人心,會影響其后續往中高端領域發展。以哪吒汽車為例,其在發展初期為了避開中高端市場頭部車企的激烈競爭,聚焦B端和下沉市場客戶,主要往中小城市鋪設銷售渠道,雖然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也因此被貼上了低端化的標簽。

而跨界造車的零跑,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零跑雖然憑借著超高性價比的T03迅速打開了市場,但T03售價6.89萬元起,是典型的低端走量車型,賣得越多,零跑就越容易被困于低端市場。當市場對零跑和哪吒的固有印象停留在低端時,勢必會給它們沖高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

其二,低端車與消費者需求預期存在著一定的差距。低端車市場的消費者對價格較為敏感,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對品質沒有要求,正相反,他們購買低端車就是為了追求性價比。不過,低端車成本有限,可能達不到他們物美價廉的預期,比如零跑和哪吒,它們都屬于低價走量車型,雖然賣得多,但質量和服務問題層出不窮,經常被消費者吐槽,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消費者的購車決策。

其三,低端車單車利潤低,盈利難。以零跑為例,據其招股書顯示,零跑汽車2019-2021年的毛利率分別為-95.7%、-50.6%和-44.3%,而主打中高端市場的“蔚小理”,2021年的毛利率均已超過10%,特斯拉的毛利率甚至高達30%。此外,招股書還顯示,零跑在2019-2021年的總收入分別為1.17億元、6.31億元和31.32億元,虧損分別為7.3 億元、8.69 億元、28.68 億元,更大營收換來更大虧損,零跑的自我造血能力明顯缺失。

面對諸多方面的挑戰,包括零跑、哪吒等在內的低端品牌車企,都在想方設法地尋求破局。

零跑:堅持全域自研

與其他造車新勢力依賴第三方不同,零跑選擇自研自制智能電動汽車的核心系統和關鍵軟硬件。這樣的計劃聽起來雖然不錯,但其實對于目前的零跑而言,這個動作有利也有弊,甚至可能是弊大于利。

一方面,零跑堅持全域自研,為其積累了相當豐富的自研技術。零跑是繼特斯拉之后,第二家進行全域自研的車企,為了積累核心競爭力,零跑汽車硬件架構從電阻開始打造,軟件從代碼開始寫起,電子部件、電路板、結構、軟件、操作系統甚至前大燈,都是零跑的自研成果。據統計,截至2022年3月17日,零跑科技在中國有925項注冊專利、570項專利申請、194項注冊商標及13個軟件版權。

另一方面,過早布局全域自研,可能會掣肘其發展。零跑汽車在動力系統、智能網聯系統、和智能駕駛系統等領域全都實現了自研,但其自研的產品卻稍顯遜色。例如目前,零跑使用的是其自研的凌芯01芯片,總算力達8.4 TOPS(兩顆凌芯),但頭部的蔚來ET7、理想L9使用的都是英偉達Orin芯片,單顆算力高達254TOPS,完全適配高階自動駕駛,這種芯片算力“代差”必然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其用戶體驗。不過,零跑似乎也意識到了自研芯片的局限性。

根據AutoLab采訪零跑方面得知,其第三代智能駕駛系統也將使用英偉達Orin芯片,并將搭載激光雷達。對于零跑來說,選擇英偉達Orin是順應趨勢,但它并不會放棄繼續走全域自研這條路,但全域自研需要巨大的投入,只有在擁有了明顯的規模效益以后,它的優勢才能發揮出來。所以說,當下零跑堅持全域自研,不僅無法解決其盈利難的問題,反而會加重它的實際負擔。

哪吒:站在巨頭的肩膀上

如果說零跑堅持全域自研,是寄希望于未來的規模效益的話,那么哪吒則是選擇了與360、寧德時代、華為等行業巨頭們進行戰略合作,借助它們的優勢來完善自身的供應鏈生態,提升自身抗風險的能力。

首先,360將在智能互聯方面為哪吒汽車提供全方位賦能。隨著智能汽車的普及,汽車安全問題也日益受到了消費者的關注,作為車聯網安全領域最早的入局者、哪吒的股東,360表示將把自身在網絡安全、智能硬件安全、車聯網安全等領域積累的經驗賦能哪吒汽車,并將依托雙方后續的深度戰略合作,進一步深入研究智能網聯汽車的安全問題。

暢想是美好的,但截至目前,360賦能哪吒汽車的主要方式只體現在哪吒VPro車機上搭載了360安全系統,而對智能生態、自動駕駛等行業普遍重視的技術貢獻則相對較少。也就是說,360在智能互聯方面并沒有為哪吒汽車提供多么有力的技術支持,離最初的美好暢想還差得遠。

其次,哪吒想要借助寧德時代生產出具有差異化的電池,以增強其產品的競爭力。電池產品的差異性,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電動汽車的綜合性能,而有了寧德時代作為哪吒汽車的強大后盾,哪吒汽車在動力電池上的創新開始不斷提速。

以其自研的天工電池為例,天工電池通過超強防護、高集成化的設計、高效智能的恒溫熱管理系統,以及全生命周期的電池閉環管理系統,不僅確保了動力電池在安全和續航上的優勢,還對電池全生命周期具有系統性的保障,不僅提升了用戶的使用體驗,還在行業樹立了動力電池的全新評判標桿。

最后,通過與華為合作來補齊其在汽車智能化領域的短板。例如新車型哪吒S,搭載華為MDC智能駕駛計算平臺和激光雷達技術,深度聚焦智能駕駛新生態,此外華為在汽車云、新能源等方面的技術優勢,也將會被用于其合作項目中??偟膩砜?,哪吒汽車與零跑汽車完全不同,其更寄希望于360、寧德時代、華為等巨頭們強強聯手來補充其自身的短板,為其贏得競爭優勢。

低端車下鄉或是未來出路?

據中汽研發布的數據顯示,目前一二三線城市汽車保有量占比72%,電動化率為1.8%,而四線及以下城市汽車保有量占比28%,電動化率僅為0.6%。而且目前農村約有760萬輛三輪車和低速車,可潛在進行升級和置換。換句話說,大城市市場空間增長有限,中小型和農村市場未來的發展潛力巨大,但電動汽車在農村市場的普和推廣,仍面臨著許多的困難和挑戰。

一來,農村消費者的購買能力受限,且市面上的汽車產品與他們的需求匹配度不高。農村消費者的購車預算不超過5萬元,價格最好在3萬元左右,但目前大多數車企無法把成本壓到這么低。而且從消費需求來看,農村居民更看重電動汽車使用的經濟性,不僅要求續航里程大于200公里,還要求電動汽車可以同時擁有農用、經商和載貨的功能,目前市場上能滿足農村居民需求的這類電動汽車幾乎沒有。

二來,農村的電動汽車售后網絡和基礎設施不健全,難以滿足消費者的使用需求。農村地區存在著充電樁不足、分布不均、充電安全隱患等充電基礎設施薄弱的問題,且大部分中小型城市和農村地區的銷售網絡和售后維修也不完善,這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電動汽車在農村地區的普及和使用。

盡管低端電動汽車下鄉困難重重,但毋庸置疑農村市場是一個增量市場,電動化潛力巨大。隨著諸如鄉村振興、助力實現雙碳目標、引導農村居民綠色出行等政策的陸續出臺,新能源汽車下鄉或將迎來良好的發展契機。而且在未來,隨著農村充電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以及農村居民購買能力的不斷提高,低端電動汽車將有機會在農村市場迎來新的發展。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59 文章數量

411.89w+ 閱讀量

坐到桌上腿张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