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技> 正文

電動車加速紅?;憾悴贿^的價格戰?

蛇眼財經 發布時間: 2022-07-04 09:22:15 評論數 0 閱讀量: 1.77w

據乘聯會官方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電動汽車產銷高達354.5萬輛和352.1萬輛,同比增長159.52%和157.57%。另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22年1-4月份,中國電動汽車產銷160.5萬輛和155.6萬輛,同比增長均為1.1倍,可見其增長勢頭有多迅猛。另外,自從2018年以來,中國電動汽車投資金額逐年增加,據統計2021年上半年我國電動汽車投資金額為827.1億元,投資數量為57起。

隨著電動汽車市場進入爆發期,市場競爭將會變得更加的激烈。而且,隨著電動汽車制造技術和電池技術的不斷發展,未來整車制造成本下降將會是一個大概率事件,屆時可能會引發一場價格戰。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價格戰或將不可避免

目前,一路飆升的油價讓不少消費者打消了購買燃油車的念頭,轉而考慮購買電動汽車。不過自今年以來,電動汽車已經經歷了好幾撥漲價潮,且部分車型漲幅超過萬元,讓消費者望而卻步。所以,近期北京、上海、西安、鄭州等地,紛紛發放巨額的電動汽車消費券,刺激消費。目前來看,電動汽車市場還是以漲價為主流,但在不久的將來降價或將在所難免。

一方面,電動汽車市場的消費者增購和換購的需求明顯,價格競爭激烈。隨著各國紛紛出臺政策,在未來禁用和停用燃油車,各路車企紛紛布局電動汽車賽道,電動汽車也日益被消費者熟知和接受。對于消費者來說,國內電動汽車領域玩家眾多,可選擇的空間大,“比價”消費就變得容易多了。

而對于車企來說,為了吸引消費者提高市場滲透率,勢必會推出一系列的變相降價措施,比如政策補貼、定金抵扣等,以引導消費者購買自家的汽車,這無疑為行業的價格戰埋下了伏筆,并且隨著車型越來越多、參與的廠商越來越多,這種趨勢還在加強。

另一方面,隨著電池廠不斷擴充產能以及新技術的進步使得電池制造成本降低,車企或將受益于此進一步獲得降價空間。目前來看,隨著各大廠商陸續擴充產能,相關的動力電池產能有望進一步釋放,并且隨著電池回收與其他提鋰技術的不斷發展,電池成本在未來快速下降將是一個比較確定的事情。

根據相關機構的預測,到2023年動力電池價格將降至100美元/kwh;到2030年電池價格將降至58美元/kwh。一旦電池成本降低,整車制造成本必然會降下來。在這種情況下,車企極有可能會降價來吸引消費者,搶占市場份額。不過,對于未來將要面臨的價格戰,各家車企的表現并不完全相同。

威馬:借力用戶優化模式

長期以來,傳統車企多遵循以產品為核心的服務模式,但隨著用戶對汽車產品自主意識的加強,服務模式逐漸轉變成了以用戶為中心的新服務模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當屬威馬汽車。值得一提的是,威馬尤其注重服務模式與商業模式之間的相輔相成。

其一,威馬通過延伸服務來優化其商業模式。為了打造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汽車產品,威馬將C2M平臺應用于汽車的智能制造當中,通過自建智能柔性工廠、供應鏈體系和先進的智能算法模型,開創了智能汽車產業產銷兩端互動的創新型商業模式。

威馬還專門建立了一個專業高效的客戶服務團隊,消費者只需撥打官方熱線,就可咨詢和呼叫道路救援7X24小時在線服務、全天候上門服務、一對一遠程診斷升級服務等,真正做到了站在消費者的角度上來滿足他們的需求。

其二,威馬充分優化其商業模式,來提升企業轉嫁風險和成本的能力。比如,其半直營半加盟的商業模式,就可以既增加其在銷售側的話語權,也可以降低它的經營風險。威馬從創建以來,走的一直都是加盟商模式,但加盟商模式最大的弊端是不透明,而解決這一問題最好的辦法是走直營店模式,但走直營店模式特別燒錢,因為車企承擔了所有的成本和風險。

對于威馬這類體量和資金都不占優勢的造車新勢力來說,走直營店模式將會對其造成過重的負擔,參考推行直營店模式的蔚來,現在每年仍虧損上百億。所以,威馬高管和員工開始自己開店,試點半直營半加盟商的模式。目前為止,威馬的外部經銷商網絡和員工自建直營店基本已經形成了平衡,這無疑是威馬針對外部情況做出的一種內部適應調節。

其三,威馬也在積極布局二手電動汽車市場,試圖通過打造業務閉環,為消費者提供車況透明、官方修護、延長質保的多重承諾和保障,進一步鞏固品牌價值。總之,無論是打造二手車的業務閉環,還是在優化其商業模式和服務模式上,都能看得出威馬始終秉持著用戶第一的理念。在用戶對汽車產品的自主意識不斷加強的情況下,早行一步的威馬無疑是搶占了先機。

比亞迪:全方位降本增效

據乘聯會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4月份整體汽車零售量僅為104.3萬輛,同比下降35.5%,環比下降34%。在車市整體行情不好的情況下,比亞迪卻取得了4月份的車企銷量冠軍,4月單月銷量為10.5萬輛,同期增長138.4%。值得一提的是,比亞迪是4月份排行榜中唯一一家銷量正增長的品牌。而比亞迪之所以能夠做到這樣的成績,與其在多方面的強大實力是分不開的。

首先,比亞迪全面開放供應鏈,使其成本控制更加具有彈性。比亞迪是全球范圍內,唯一一家同時掌握IGBT芯片、SiC全產業鏈核心技術、三電技術、太陽能(8.400, 0.23, 2.82%)和儲能解決方案的整車企業,比亞迪這種自產自銷的商業模式,使其可以幾乎不受外部供應鏈不穩定的影響。

不僅如此,比亞迪還對外銷售其核心零部件,致力于打造一個開放的生態圈。一直以來,比亞迪都在半導體、新材料、物聯網、AR與VR技術上不斷地尋求合作伙伴,以此來形成雙向賦能的產業協同,進一步夯實產業鏈的優勢,使其能夠在“內供”與“外供”之間尋求最優的解決方案,最大化供應鏈的潛在價值。

其次,比亞迪始終堅持以磷酸鐵鋰電池(刀片電池)為研發重心,以此來降低電池的成本。今年四月份的時候,比亞迪旗下的電動汽車車型開始全面使用刀片電池,在此之前大部分插電混動和純電動汽車均使用的是三元鋰電池。

據業內數據顯示,三元鋰電池的制造成本很高,而刀片電池的制造成本不僅比三元鋰電池便宜一半甚至三分之二,還擁有續航里程長的優點,這無疑是比亞迪獨特的優勢。顯然,借助其龐大的供應鏈體系,比亞迪已經形成了一套獨特的控制成本的方法,且短期之內其他廠商無法復制。

“躲”不過的價格戰,誰喜誰悲?

通常來說,電動汽車的價格戰一旦打響,對于消費者來說自然是好事,因為他們能因此獲得性價比較高的汽車產品,但對于部分車企來說卻并不友好,對那些二線造車新勢力尤其如此。

一方面,二線造車新勢力面臨著一線新勢力和傳統車企的圍追堵截,各方面面臨的壓力都很大。目前,以蔚來、理想、小鵬三家為代表的一線造車新勢力,已經完全處于頭部的位置,再加上吉利、廣汽埃安等多家傳統車企入局電動汽車賽道,更兼有比亞迪等一眾新能源業界強手一騎絕塵。因此,對包括威馬、哪吒、零跑等在內的實力相對薄弱的二線造車新勢力而言,其生存狀況不容樂觀。

另一方面,二線造車新勢力缺少資金早已經是常態,價格戰只會讓它們雪上加霜。資金一直以來都是新能源車企面臨的焦點問題,畢竟智能汽車的制造和研發以及推廣都需要大量的經費。而車企一旦缺少經費,產品與技術的迭代速度就會被迫放緩,久而久之就會與市場需求脫節,進而被市場淘汰。

據IT桔子統計,2020年新能源造車死亡的企業名單中,包括經歷過6輪融資最終無奈破產重整的博郡汽車,還有燒光84億仍未造出一臺量產車的拜騰汽車,以及長江汽車、眾泰新能源汽車等。它們之所以破產都有一個共同的原因,那就是資金流斷裂。

從目前來看,電動汽車的價格還在持續上漲,但車企大概是無法“躲”過這場即將到來的價格戰的,因為整車制造成本下降已經是未來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了。不過對于這場價格戰,車企想要在降低核心零部件的成本上取得突破,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因此,從長遠來看,具備降低成本優勢的頭部車企,或將有更大的機會贏得下半場賽事。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59 文章數量

411.89w+ 閱讀量

坐到桌上腿张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