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財經> 正文

一邊“盆滿缽滿”,一邊“卸磨殺驢”,科興疑陷裁員風波

熔財經 發布時間: 2022-05-10 18:40:06 評論數 0 閱讀量: 7392

文/熔財經

作者/東澤艾利歐

日前,據“泰山財經”發布的報道,有科興中維員工在北京市公共法律服務網上咨詢關于該公司扣押年終獎違法裁員的勞動爭議糾紛。

該員工留言稱,科興從2月份開始到4月份陸續裁人,4月23號裁完最后一波人后,4月25號給留職人員發放2021年年終獎,稱科興為了降低賠償金額,惡意扣押員工2021年年終獎,惡意減少辭退賠償金。

5月8日,“新浪財經”也發布了相關報道:

隨后,“員工稱科興中維先裁員70%再發年終獎”、“北京科興中維被曝發年終獎前大量裁員”等話題在新浪微博引發了網友熱議。

網友們的熱議,都在指向同一個問題:這么能賺錢的企業,為何舍不得發年終獎?

01

疫苗龍頭,瘋狂吸金

網友針對此事的評論之所以充斥著不忿,主要源自“新冠疫苗企業瘋狂的吸金能力”與“發年終獎前辭退員工”之間的不合理。

新冠疫苗的龍頭們有多賺錢呢?從它們近年來的業績報告便可見一斑:

中國生物制藥有限公司的2021年年報顯示,其去年收入268.6億元,同比增長13.6%;毛利215.3億元,同比增長16.6%;歸屬于母公司持有者盈利146.1億元,同比增長427.2%。

康希諾的2021年年報顯示,康希諾去年實現營業收入43億元,同比增加17174.82%;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9.14億元,同比扭虧為盈;

智飛生物的2021年報也顯示,其去年實現營收306.52億元,同比增長101.79%;歸母凈利潤102.09億元,同比增長209.23%;歸母扣非凈利潤101.84億元,同比增長206.48%;

開頭提到的科興中維,據“觀網財經”發布的《新冠疫苗放量供貨,科興中維去年或凈賺超900億》中的表述,“根據業內投資者按科興中維股權比例進行的推算,科興中維2021年的盈利約在900億元之上?!?/p>

不難發現,前述這些新冠疫苗企業動輒上百億甚至幾百億的利潤,基本比肩甚至秒殺了貴州茅臺、各大銀行等公認的盈利能力很強的公司,吸金能力不可謂不強。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科興中維研發的新冠疫苗克爾來福,現已成為全球使用量最大的疫苗。數據顯示,科興生物新冠疫苗在全球范圍內已供應超過28億劑。

也正是因此,科興中維“發年終獎前辭退員工”的舉動,才讓網友們大呼“不理解”。在相關微博話題下,“民脂民膏”、“賺那么多錢舍不得發獎金?還要裁員”、“壓迫基礎員工不會昧良心嗎”等評論喧囂塵上:

網友們的邏輯其實很簡單,企業因疫情業務不景氣,緩發或者不發年終獎尚在情理之中。但在新冠疫苗這樣一個如此“吸金”的行業里,企業還要靠裁員來“逃避”年終獎的發放,就很難讓大家接受了。

02

盆滿缽滿,卸磨殺驢?

實際上,疫情之下,不少企業都在茍延殘喘,“破產、裁員”等字眼更是頻頻出現在新聞里。

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已經有超過46萬家的企業倒閉,310萬的個體戶將公司注銷,有超過3成的企業這幾年裁員率高達5%。

但就是這樣,仍有堅持按時員工發工資的良心企業。河北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張瑞就表示,“賣房子,也要準時支付工人工資”。

反觀早已盆滿缽滿的疫苗龍頭,居然在最初招人的時候就想好后手,準備卸磨殺驢,屬實是令人唏噓。

“晶晶博士”等金融自媒體在相關文章里直接指出,“科興大概率走的是項目制,項目結束了,就把人開掉”,這種做法“即便不違法,也實在不厚道”。

而從科興中維的企業年報來看,科興中維的確在2020年才開始大規模擴員,2019年社保員工數僅58人,2020年度這一數字便飆升至881人。

誠然,科興中維的“裁員”,與“當前全球部分國家和地區已經降低防疫要求,新冠疫苗需求將逐步減少”的大背景不無關系。當市場需求下降,科興中維便不再需要大量員工。

科興的做法從邏輯上可以理解,但引發職工和網友不滿的是,科興并未提前告知項目制的相關操作,對年終獎更是抱有期待的,實際卻只等到了科興的“言行不一致”。

據開頭提到的科興員工表述,“2021年,公司口頭承諾將本年度公司10%收益作為年終獎,但在2022年年會時,公司卻以科興風頭太大、要低調為由,承諾暫時先不發年終獎?!?/p>

從另一個角度看,網傳70%的裁員如若不發生,給科興帶去的經濟成本也并不大。

“財通社”在文章《驚呆網友!北京科興中維發年終獎前裁員,去年凈利820億》中提到,“有媒體報道,按照70%的裁員范圍來看,涉及員工至多不過7000人,即便給這7000人每人都發放10萬塊錢的年終獎,累計成本也不過7億元?!?/p>

據前所述,科興中維2021年預計有900億元左右的利潤,發放的這部分年終獎,甚至不及其去年利潤的1%。

而除了開頭提到的網友,在知乎以及部分媒體的報道中,科興內部人員和個別網友的爆料讓“裁員”相關的輿論仍在持續發酵。

在知乎話題“如何評價2022年北京科興中維先裁員,再發放2021年終獎”下,不少科興中維的內部員工,自發補充了“裁員事件”的相關細節。包括:“調休休沒了,通知返崗就是辦離職”、“被裁的員工大多剛畢業,被人力一嚇唬就簽了賠償協議”。

東方財富旗下股票社區“股吧”,有網友爆料“科興中維是一家皮包公司”。他提到,“2020年繳納社保人數少的可憐,但是最后疫苗主體和成果卻算在了科興中維身上,而北科(北京科興生物)只有個cro名字和代工費”。

甚至,圍繞科興中維“裁員”的討論,還帶出了“科興新冠三價在臨床未批準的情況下,就給幾千人接種”的新爆料。這些身處其中的科興中維員工,直呼“資本家扒皮喝血”。

一邊盆滿缽滿,一邊卸磨殺驢,甚至進行“免費人體實驗”,科興中維正負面纏身。

03

風光背后,爭議重重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不論從接種人群的體量還是營業利潤的增速來看,科興都稱得上是名副其實的“國民疫苗”,在近兩年可謂風光無限。

但令所有人都意外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科興背后卻有越來越多爭議開始浮出水面。

除了前面提到的“裁員”爭議,關于“科興是不是外資企業”的爭議也早已鋪天蓋地。

知乎作者“吳國發”發布的《國產疫苗由外國企業科興控股制造,日賺3億》中提到,這五大股東中,除了尹衛東是科興生物當年的創始元老之一,剩下的幾位股東,或多或少都摻雜著外資的情況。

同時,有相關人士指出,2021年2月,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附條件批準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注冊申請,其申請通知為《外資項目備案通知書》,且標注了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科興生物的子公司)是“外商獨資企業”。

更值得關注的,還有科興疫苗“有效率不足”甚至“出現副作用”的相關爭議。

5月4日,公眾號“Hanson臨床科研”發布了文章《謝曉亮組:Omicron進化出的突變可逃避由BA.1感染誘導的體液免疫;影響疫苗接種策略》,文章直指科興所屬的滅活疫苗無法抵抗奧密克戎。

更早些時候,公眾號“新加坡眼”發布的《泰國接種科興疫苗,出現兩起嚴重副作用病例》也表示,根據新加坡數據分析,兩劑科興疫苗對重癥的有效率為60%,遠低于輝瑞的90%和莫德納97%。

副作用方面,據《曼谷郵報》3月6日的報道,曼谷市獲分配3萬3600劑北京科興疫苗,給醫護人員注射了2902劑,其中2人(0.07%)出現嚴重副作用,另外11人(0.38%)出現輕微副作用。

此外,科興中維部分內部人員的背景,也正牽扯出此前鮮有人知的利益鏈條。

上個月,北京科興生物發布訃告,稱公司政府事務中心高級經理曹曉斌因膽管癌醫治無效離世,隨后,便有網友扒出,已過世的曹曉斌系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的學生,吳尊友曾多次指導曹曉斌的相關論文。

順藤摸瓜,網友又整理出了與之有關聯的吳尊友、邵一鳴、晉燦瑞、曹曉斌四人之間的關系。結果發現,與曹曉斌同屬“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晉燦瑞,同時也是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政府醫學事務總監。

究竟是巧合還是真的存在利益牽扯,尚無定論,但網友對“科興發國難財”的吐槽,卻是真情實感的。

畢竟,我國在抗疫上的成果,是無數良心企業和醫護人員用汗水和智慧澆灌出來的,已獲得世界組織和多個國家的認可。那些試圖以“投機取巧”來影響我國抗疫成果的企業,相信沒有人會歡迎。

參考資料:

1.《發年終獎前裁員?“疫苗之王”:風頭太大,要低調……多賺錢?新冠檢測概念股“抱團”閃耀——風口財經

2.《怒賺800多億元的疫苗巨頭粗野裁員?HR的操作堪稱職場泥石流!》——王五說說看

3.《謝曉亮組:Omicron進化出的突變可逃避由BA.1感染誘導的體液免疫;影響疫苗接種策略》——Hanson臨床科研

4.《驚呆網友!北京科興中維發年終獎前裁員,去年凈利820億》——財通社

5.《國產疫苗由外國企業科興控股制造,日賺3億》——知乎作者“吳國發”

6.《泰國接種科興疫苗,出現兩起嚴重副作用病例》——公眾號“新加坡眼”

*本文圖片均來源于網絡

熔財經:城市商業新媒體,區域經濟鏈接者,產業趨勢發現地。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55 文章數量

142.1w+ 閱讀量

亲了一个晚上,成版人涩里番18禁下载,最新国产V亚洲V欧美V专区
<td id="swuss"></td>
  • <bdo id="swuss"><noscript id="swuss"></noscript></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