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財經> 正文

水滴公司業績增長乏力?博裕資本等叫苦不迭,沈鵬對不起投資人

貝多財經 發布時間: 2022-05-05 09:26:48 評論數 0 閱讀量: 2843

近日,在紐交所上市的水滴公司(簡稱“水滴”, NYSE:WDH)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了2021年年報(20-F文件)。據貝多財經了解,水滴公司在年報中披露了2018年至2020年的財務數據以及最新股權結構等信息。

水滴公司有點“水”:沈鵬身價蒸發68億元,博裕資本等顏面掃地?

根據年報,截至2021年3月31日,水滴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沈鵬持有961,740,928股股份,持股比例為24.5%,擁有71.3%的投票權。對比來看,沈鵬并未增持或減持水滴公司的股份。

相比之下,騰訊持有830,085,007股股份,持股比例為21.1%;博裕資本持有470,735,258股股份,持股比例為12.0%;高榕資本持有238,203,080股,持股比例為6.1%;瑞士再保險持有206,362,384股股份,持股比例為5.2%。

水滴公司有點“水”:沈鵬身價蒸發68億元,博裕資本等顏面掃地?

來源:水滴公司2021年年報。

而在水滴公司IPO時,騰訊則持有805,085,007股股份,持股比例為20.4%;博裕資本持有434,235,258股股份,持股比例為11.0%;高榕資本持有238,203,080股,持股比例為6.0%;瑞士再保險持有206,362,384股股份,持股比例為5.2%。

截至2022年3月31日,水滴公司收報1.48美元/股(ADS),總市值為4.82億美元。按此計算,騰訊的持倉市值約為1.02億美元,博裕資本持倉市值約為5784萬美元,高榕資本持倉市值約為2940.2萬美元,瑞士再保險持倉2506.2萬美元。

盡管主要股東持股數并未減少,但包括沈鵬和騰訊、博裕資本、高榕資本等在內的股東持倉市值均大幅縮水,其中沈鵬的身價降至2億元上下,縮水超過人民幣68億元。同時,騰訊、博裕資本、高榕資本的賬面均大幅浮虧。

沈鵬身價蒸發68億元,博裕資本等苦不堪言

據貝多財經了解,水滴公司于2021年5月7日在美國紐交所上市,IPO發行價為12.0美元/股,募資約3.60億美元(不考慮超額配售)。上市首日,水滴公司便跌破發行價,收報9.7美元/股,較發行價下跌19.17%,可謂“上市即巔峰”。

水滴公司有點“水”:沈鵬身價蒸發68億元,博裕資本等顏面掃地?

來源:水滴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水滴公司在赴美上市時曾獲得多家投資人的認購,包括博裕資本、厚樸資本等。此前招股書顯示,博裕資本、厚樸資本等擬以發行價認購水滴公司2.1億美元的等值股份。其中,博裕資本投資1億美元、厚樸資本投資8000萬美元。

而今,博裕資本的持倉市值則已經不足6000萬美元。事實上,這并非博裕資本首次參與投資水滴公司。據公開可查的信息顯示,水滴公司在2019年6月宣布完成10億元C輪融資時,博裕資本為領投方,出資1.2億美元。

而水滴于2021年4月30日公布的招股書顯示,博裕資本持股在水滴公司IPO前持股11.9%,在后者IPO的持股比例為11.0%(不含IPO認購份額)。按此計算,博裕資本在水滴IPO時的持股市值為5.20億美元(對應水滴公司市值47.28億美元)。

水滴公司有點“水”:沈鵬身價蒸發68億元,博裕資本等顏面掃地?

來源:水滴公司招股書。

基于在水滴公司IPO時認購1億美元(注:水滴公司方面稱并非最終成交金額)的基礎上,博裕資本合計已認購水滴公司約2.2億美元,而今持倉市值則僅為5784萬美元,賬面虧損約1.62億美元。

據水滴公司招股書,該公司在2020年3月向Skycus China Fund, LP、Wisdom Choice Global Fund, LP發行C+輪優先股(即“C+”輪融資),平均每股成本約為4.13美元,D輪融資的平均每股成本約為4.85美元。

據貝多財經了解,水滴公司于2020年6月至11月獲得D輪系列融資,投資方包括瑞士再保險、IDG資本、騰訊投資、點亮基金、五道口基金等,合計約2.5億美元。目前,此類股東的賬面均已經大幅虧損(注:另有說法稱,“只要不減持就賠錢”)。

水滴公司有點“水”:沈鵬身價蒸發68億元,博裕資本等顏面掃地?

來源:水滴公司招股書。

截至2022年5月4日盤中,水滴公司的股價最低跌至1.47美元/股,并在1.48美元/股上下波動,相較早前IPO發行價累計下跌約87.8%。按此計算,水滴公司的總市值約為4.82億美元,相對縮水約42億美元。

貝多財經發現,沈鵬的身價(持倉市值)也由水滴公司上市時的11.54億美元,縮減至當前的1.18億美元,相對蒸發超過1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8億美元)。

營收增長率大跳水,重營銷、輕研發

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水滴公司的收入分別為2.38億元、15.11億元、30.28億元和32.06億元,其中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分別同比增長534.6%、100.4%、5.9%。隨著收入規模的增加,水滴公司的營收增長率則大幅下滑。

水滴公司有點“水”:沈鵬身價蒸發68億元,博裕資本等顏面掃地?

來源:水滴公司2021年年報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水滴公司的凈虧損分別為2.09億元、3.22億元和6.64億元,調整后稅息折舊及攤銷前(EBITDA)虧損分別為1.4億元、1.59億元和2.47億元,虧損金額逐年擴大。

而2021年度,歸屬于水滴公司的凈虧損為15.74億元,同比增長137.10%;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2021年歸屬于水滴公司的凈虧損為12.21億元,較2020年的凈虧損2.84億元擴大328.89%。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水滴公司的銷售和營銷費用分別為1.85億元、10.56億元和21.31億元,分別占總收入的77.73%、69.89%和70.38%。而在2021 年,水滴公司的銷售和營銷費用則同比增長45.7%至31.05億元,占總收入的比例為96.85%。

以此來看,水滴公司的銷售和營銷費用再創新高,且占總收入的比例超過九成。換句話說,水滴公司每產生100元的收入,就有約97元要投入到銷售和營銷費用,這也致使水電公司的虧損金額連年攀升。

作為一家互聯網平臺公司,水滴公司的研發開支卻并遠不及對銷售和營銷的投入。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水滴公司的研發費用占比分別為29%、14.2%、8.1%,2021年則為11.8%,算得上是“輕研發、重營銷”。

極其依賴流量采買,自食惡果?

水滴公司掌門人沈鵬在點評該公司2021年度財報時曾表示,“2022 年,我們將努力實現成熟業務的Non-GAAP盈利。同時,我們將在有前景的領域謹慎探索和孵化創新業務,堅持為用戶創造價值,堅持做難而正確的事情?!?/p>

筆者認為,水滴公司想要實現盈利并不難,只要大幅減少銷售和營銷費用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實現盈利。事實上,2021年第三季度,水滴公司的銷售和營銷費用僅為2.41億元,同比減少63.8%,環比減少69.2%。

得益于銷售和營銷費用驟降,水滴公司在2021年第四季度錄得凈虧損7120萬元,同比減少85.1%?;诜敲绹ㄓ脮嫓蕜t下,水滴公司在2021年第四季度實現調整后凈利潤590萬元,扭虧為盈。

水滴公司首席財務官施康平對此稱,“基于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我們在第四季度實現了凈利潤590萬元,第三季度凈虧損為4.536億元。我們正朝著比預期更加健康和可持續的方向快速發展。我們相信正走在正確的發展方向上,力爭實現2022年全年成熟業務的盈利?!?/p>

但與此同時,水滴公司的收入也出現了大幅下滑的情況。2021年第四季度,水滴公司的收入為6.04億元,同比減少27.3%。其中,保險相關收入(包括保險經紀收入和技術服務收入)為5.82億元,同比減少26.1%。

根據介紹,水滴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對第三方流量渠道的營銷費用減少4.67億元??梢灶A見的是,若水滴公司減少銷售和營銷費用,將對該公司的營收產生明顯的負面影響,尤其是該公司還極賴第三方流量渠道進行獲客。

此前數據顯示,水滴公司2018年、2019年和2021年來自第三方流量渠道的占比分別為1.9%、34.8%、44.9%,對第三方的依賴性日益明顯。此外,水滴公司旗下“水滴互助”也已經被叫停。

未來,水滴公司何去何從?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054 文章數量

0 閱讀量

亲了一个晚上,成版人涩里番18禁下载,最新国产V亚洲V欧美V专区
<td id="swuss"></td>
  • <bdo id="swuss"><noscript id="swuss"></noscript></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