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技> 正文

陌生人社交:要么出眾,要么出局

蛇眼財經 發布時間: 2022-04-27 09:49:43 評論數 0 閱讀量: 2.46w

近日,百度推出主打語音匹配玩法的陌生人社交App“嗨圈圈”的消息屢次傳出,這是百度繼推出興趣社交“有噗”、語音社交“音?!?、陌生人社交“聽筒”、垂類興趣社區“音磁”等產品之后,對社交領域的又一新嘗試。

事實上不光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網易、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巨頭的“社交夢”一直都沒有終止過。而大廠對社交執念如此之深,也是因為相比大數據、云計算等“硬科技”,社交產品的門檻較低,且社交軟件已經成為互聯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盡管互聯網風口起起落落,大家對社交的熱情卻一直未曾變過。

只是無論互聯網大廠和獨角獸巨頭如何發力,微信目前在熟人端的高壁壘已經無人能撼動,而其他玩家想要從熟人社交領域突圍也是十分不易,各玩家只能在熟人社交之外另辟戰場,于是發力陌生人社交等其它細分領域,就成了玩家們“出圈”的重要途徑。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巨頭紛紛“嘗鮮”陌生人社交

據艾媒咨詢統計顯示,近年來我國陌生人社交用戶規模不斷增長,2020年已接近6.5億人。顯然,與已經趨近天花板的熟人社交不同,陌生人社交仍舊是一個增量市場,因此一直以來大廠都對陌生人社交都躍躍欲試。

有數據統計,從2019年至今,騰訊、字節跳動、阿里巴巴、百度、網易、小米等企業總共推出了幾十款陌生人社交App,分別涵蓋了視頻、語音、職場、匿名、相親等多個細分賽道。而由于各家業務的側重點有所不同,所以布局陌生人社交的出發點也是不盡相同。

對于騰訊而言,加碼陌生人社交主要是為了擴大其社交基本盤,加固自身社交護城河。雖然騰訊在熟人社交領域已經擁有了QQ和微信兩張王牌,但自2014年以來,陌生人社交領域先后出現了陌陌、Soul、探探等現象級社交應用外,主打線上視頻相親的伊對等也在乘勢崛起,相比之下騰訊在陌生人社交上的表現明顯不足。然而作為騰訊的生命線,社交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所以騰訊也不得不推出多款陌生人社交產品,以便在細分領域獲得更多的市場份額。

對字節跳動而言,進軍陌生人社交主要是為了搶奪流量入口。互聯網時代,占據了流量入口就相當于占領了用戶,也就意味著在競爭中掌握了更多的話語權。然而如今的流量絕大部分都掌握在騰訊手里,字節跳動雖然有抖音這一“流量殺器”,但月活6億的抖音始終還無法和月活11億的微信相提并論。所以想要從微信手里搶奪流量和用戶,向陌生人社交進軍無疑是個好辦法。

對于阿里巴巴而言,布局陌生人社交主要是看中了它能為其龐大電商生態引流的商業價值。在前有拼多多、京東,后有抖音、快手的局面下,阿里巴巴的電商業務已然是腹背受敵,并且亟需尋找第二增長曲線。而阿里巴巴布局陌生人社交,就是希望通過社交構建私域流量池,增強用戶粘性,進而帶動其直播、電商等業務的增長。

而對于百度而言,發力陌生人社交主要是為了增加與用戶互動的機會,從而補足其直達用戶消費的能力。相較于騰訊的微信、字節跳動的抖音,以及阿里巴巴的淘寶而言,百度更側重于技術輸出和廣告推薦。所以在這些玩家中,百度直達用戶消費場景的路徑最長,與用戶建立消費關系也最為不易,而發力陌生人社交則能有效幫助百度補足這一短板。

“無名之輩”難出頭

盡管“BAT”等大廠圍繞陌生人社交推出了多款App,不光有游戲社交、語音社交,還有社區社交、元宇宙社交等,但大多數產品存活率依舊很低,有幸留存下來的也大都寂寂無名,而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其中的原因自然不言而喻。

就產品本身而言,各玩家上線的產品同質化現象十分嚴重,缺乏了核心競爭力,自然也就很難成功“出圈”。各玩家們為了快速搶占市場,其產品的很多內容都是搬運的其他平臺,并沒有多少優質原創內容。在大量的模仿抄襲之下,大廠們發布的新品也都大同小異,而缺乏了亮眼的玩法,內容自然也就失去了吸引力,所以等到用戶對產品的新鮮感消退后,自然也就不會過多停留。

從產品投入來看,陌生人社交只是大廠龐大業務帝國中的一部分,大廠對其難免不夠重視,很多產品很難在市場上立足。社交之于字節跳動、阿里巴巴、百度等巨頭而言,只是其眾多業務及產品線中最微不足道的一個,這些大廠雖然也會在人力、物力、財力上對其有所投入,但由于不是主要業務,也就注定不會投入太多,而沒有盡全力去投入的社交產品,便很難在市場上激起太大水花。

就外部壓力來說,陌生人社交賽道的頭部玩家已經深入人心,失去先發優勢的新產品很難成功跑出。陌陌、探探、Soul、伊對、玩吧等這些陌生人社交賽道的黑馬,已經憑借各自獨有的特色,牢牢占據了社交榜前列,成為了最受用戶青睞的陌生人社交產品。而反觀后來者,不僅上線過晚失去了搶占市場的先機,在產品定位等方面也沒有太過亮眼的表現,所以也只能是曇花一現。尤其是在馬太效應下,行業的后入局者想要實現彎道超車變得日益困難。

“有名之人”路難走

不過,雖然“BAT”等大廠至今沒能跑出一個現象級產品,但獨立于大廠之外的陌陌、soul等創業公司卻都從陌生人社交賽道成功突圍。但即便如此,這些產品在陌生人社交賽道上也并非就一帆風順,依舊是跑得磕磕絆絆。

一是,商業化探索緩慢一直是陌生人社交產品難以逾越的坎。Soul等產品在變現模式上依然依賴直播業務或者增值服務。而且由于陌生人社交賽道格外擁擠,陌陌、Soul等玩家們為了應對本賽道對手的虎視眈眈,以及互聯網大廠的圍獵,就需要燒錢換市場,這也就導致其盈利空間變得十分有限。

二是,這些產品并沒有解決陌生人社交的用戶留存問題。隨著長短視頻、直播、游戲等層出不窮的產品不斷吸引著用戶的注意力,用戶的社交欲望越來越低,這也就導致陌陌、Soul等產品的后續獲客變得更加困難。加之這些陌生人社交產品多年來一成不變,缺乏持續創新和吸引力,即便增添了新玩法,也大多是“新瓶裝舊酒”,本質上并沒有太大的變化或進步,因此原有的用戶也開始逃離。

三來,陌生人社交平臺上的不良風氣也導致了產品的口碑下滑。前期為了吸引更多流量,部分社交軟件難免會游走在灰色地帶,開始打道德與法律的“擦邊球”。而隨著用戶基數的逐漸增大,平臺也很難做到全方位監管,泄露隱私、詐騙叢生、踐踏紅線等情況層出不窮,平臺氛圍變得烏煙瘴氣,產品的路人緣也徹底敗壞,用戶便開始對其“粉轉路”甚至“路轉黑”。

而為了實現突破,陌陌和Soul等一眾陌生人社交賽道的頭部平臺也做出了諸多嘗試,比如,在其陌生人社交的基礎上衍生出秀場直播、電商,甚至是影業、音樂、短視頻等其他泛娛樂業務,只是這一業務多元化的成效也不甚顯著。所以盡管陌陌、Soul等頭部企業已經幾乎將社交功能做到了極致,也仍然難言成功。

微信自巋然不動

大廠們雖然在社交上動作頻頻,但陌生人社交這條賽道,一直也沒有跑出另一個“微信”。面對大廠的重重加碼,微信仍像一座難以翻越的大山,頗有“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的架勢。顯然與微信相比,陌生人社交這條賽道上的頭部玩家也只能是差強人意。

首先,陌生人社交受眾范圍要比熟人社交的小。如今人們雖然仍有與陌生人社交的需求,但這個需求并不是持續存在的,而且陌生人社交平臺上用戶關系鏈比較弱,大多數用戶在使用產品時會更加注重保護隱私,不愿意將熟人關系導入。所以,相較于“剛需”的熟人社交,沒有穩定需求頻次的陌生人社交的交友功能和效率都會比較低。

其次,陌生人社交的用戶粘性沒有熟人社交的高。相較于熟人社交而言,陌生人社交場景有一定的特殊性,比如用戶之間比較難建立長期穩定的關系鏈。而用戶一旦通過陌生人社交平臺建立了連接,并形成了有效互動,進而發展成熟人關系,那么陌生人社交平臺的用戶就會慢慢流失,開始轉向微信這樣的熟人社交平臺,陌生人社交相當于是為熟人社交做了嫁衣。

最后,與依靠騰訊的微信不同,作為獨立個體的陌生人社交,很難維持長期發展。對于擁有著多重業務的大廠而言,發力社交是為了與自身諸多業務進行協同,進一步提升整個大廠的護城河,微信之于騰訊就是如此。而像陌陌這樣獨立的陌生人社交產品在歷經十余年摸索之后,仍沒能找到一個健康可持續的盈利模式,因此對新來的玩家來說其能否持續發展,仍會是業內玩家的最大挑戰。

其實,陌生人社交產品的核心應該是從相識到熟悉,然而國內的陌生人社交產品自誕生起就一直處在“泛社交”狀態,并沒有進入真正的“深度社交”。也就是說,這些產品只是讓用戶“更多地認識人”而沒有“深入地了解人”,這也就意味著,國內的陌生人社交產品除了打發時間,并沒有幫用戶建立有效的社交關系。

雖然陌生人社交是塊“硬骨頭”,但也同樣是個“香餑餑”,所以盡管這塊骨頭很難啃,還是有許多玩家趨之若鶩。因此無論是互聯網大廠還是自主創業公司,都在為能做出一個主打陌生人社交的“微信”而努力著。只是要想從群雄逐鹿的陌生人社交賽道“出圈”,還要看諸位玩家能否繼續在獲取用戶、保持高增長和減少老用戶流失中維持平衡,唯有如此才能更好地幫助用戶完成陌生人到熟人的轉化。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42 文章數量

323.07w+ 閱讀量

亲了一个晚上,成版人涩里番18禁下载,最新国产V亚洲V欧美V专区

<track id="91h1h"></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