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娛樂> 正文

劇本殺之后,tufting也伸向年輕人的錢包

專業湃 發布時間: 2022-04-24 17:20:47 評論數 0 閱讀量: 31.95w

新鮮事物總是容易吸引年輕人的目光,好奇心的驅使,讓很多別具一格的活動在社交平臺爆火。

一把簇絨槍、一塊布、幾卷毛線,選擇自己喜歡的圖案和棉線,在畫布上“突突突”開始創作,這就是tufting(簇絨)。傳統解釋是,一種用來制作地毯、保暖衣物的紡織工藝。早在2020年tufting就在外網爆火出圈,YouTube和Tik Tok上關于tufting作品和tufting制作過程的分享比比皆是。

2021年,在小紅書、抖音等社交媒體上開始出現tufting的身影,常伴隨關鍵詞“解壓”、“新潮”等一起出現。在小紅書搜索“tufting”的筆記高達10萬+條,很明顯,這對喜歡新鮮事物又壓力漸增的Z世代來說有著無法抗拒的吸引力。

上一個突然出現又如此火爆的還是劇本殺,如今已經開始日漸落寞,作為同樣面向年輕人的新潮產物,tufting是否會成為娛樂消費新的風向標?

解壓經濟新風口?

如今企業裁員、物價飛升、房貸車貸等一系列問題,讓年輕人壓力倍增,消費儼然變成了一種負擔。以年輕人為主要目標群體的新消費市場,目前正處于瓶頸期?!敖鈮侯悺眾蕵坊顒语@然成了消費市場的新商機,此時,tufting應運而生,自然受到了年輕人的不斷追捧。

小紅書發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年初,2萬余篇筆記與“Tufting”這個新興活動有關,2021年10月,Tufting的相關筆記發布量呈現爆發式增長,第四季度環比增長約5倍。從筆記的內容可以看出,體驗手工過程和初次探店的用戶占大多數,基本上都是制作過程、成品以及經驗的分享。

其中,在評論中不乏“tufting真的解壓嗎?”的提問,很顯然,年輕人急于找到宣泄口,釋放情緒。根據《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19-2020)》顯示,18歲至34歲的青年,焦慮與憂郁水平比其他年齡段都要高。

豆瓣上,“解壓方式研究會”已有23000多名成員,其中有些提問獲得頗多回應,比如“用數學解壓算不算”、“ 或許,有喜歡通過看恐怖片來解壓的組友嗎?”。在B站、微博、小紅書等平臺,吃播、白噪音等觀看量10萬+的減壓視頻也不勝枚舉。再打開淘寶,減壓商品琳瑯滿目,月銷售量過萬的減壓玩具店、器材店不在少數。

在百度指數,對比“壓力”和“解壓”的曲線圖可以看出,相比于“壓力”本身,年輕人更加關注“解壓”。而且根據資訊指數,關鍵詞“解壓”同比增長78%,環比增長31%。

可以看出,年輕人正在不斷尋求新潮的減壓玩法,tufting恰巧就符合現在年輕人選擇娛樂項目的大部分關鍵要素,新潮有趣的同時又能緩解壓力。一位體驗過的網友說,“tufting和十字繡差不太多,但是當我拿起簇絨槍在畫布上‘突突突’的時候,有一種莫名的爽感、很解壓,而且看著不同顏色的毛線逐漸填滿畫布上的空白,并且最終變成自己的一幅‘畫’,也非常有成就感?!?/p>

顯而易見,tufting出現的時機恰到好處,大眾愿意為“解壓”和“新潮”買單。新消費時代,網紅經濟正悄然顛覆傳統經濟模式,tufting恰好抓住了年輕人的痛點,極易受到年輕人的青睞。

網紅經濟“末班車”?

網紅經濟泛濫的時代,年輕人總是被新潮、刺激的事物吸引眼球。和劇本殺相同,tufting的制作參與門檻并不高,作為一種手工DIY產品,除了創作能力,最耗費的是時間和體力。Tufting存在龐大的潛在客戶群體,在社交平臺搜索關于tufting的帖子,關注度極高,所以tufting開始像當年的劇本殺一樣如雨后春筍般出現。

基于消費程度和人流量的考慮,目前的tufting店大部分集中在北京、上海等一二線城市環境更好的文創園區,或者商住兩用的商圈,單次人均消費在200-500元左右,店內的裝潢以及室內風格設計迎合了顧客拍照和出片的需求。這也意味著需要投入更大的租金和裝修成本,還需要在社交平臺投放廣告和邀請探店博主進行宣傳。

作為最早吃螃蟹的tufting店來說,顯然抓住了tufting的第一波熱度,也借此打開了tufting的市場,讓更多年輕人躍躍欲試?,F如今tufting店不斷向三四線城市市場下沉,相比于大城市的高成本,顯然小城市的tufting店更容易存活,但相應的人流量也會變少。

在三四線城市,店面租金和裝修成本會大幅降低,除此之外,其他成本的投入并不多。在網購平臺上,一把簇絨槍的價格是400-700元,市面上最便宜的投影機約200元,再加上棉線、畫框、底布等一系列耗材費用的支出。

一業內人士介紹,不包含店鋪租金,前期投入并不多,包括設備物料,比如毛線、工具槍、毛毯、畫架、投影儀等,一共花費 2 萬多元。在本身有開店經驗的情況下,約7-8天就可以營業,資金同時也能開始回流。

通常來說tufting店的規模都不會太大,由于完成一次tufting的時間并不短,所以每次接待的客戶人數不會太多,并且大部分tufting店的進客高峰期僅在周末和假期。由于Tufting不難操作,僅需簡單指導就可以制作,覆蓋的用戶群較廣,且復購率不低。

但不得不考慮一個問題,在有限的客流量和翻臺率中,投入的成本是否能趕在tufting熱度未消減之前收回。就像曾經井噴式暴漲的劇本殺店,如今隨著熱度的下降進入倒閉潮。

這是網紅產品的必經周期,tufting已經錯過了全民網紅的時代,之所以能夠快速出圈,除了玩法新穎,也離不開營銷和宣傳。很多自媒體大V為其“站臺”,幫這個項目添柴加火,而絕大部分體驗者來到tufting店都是因為抖音、大眾點評、小紅書的“種草”。和眾多網紅產品相同,消費者最開始往往是跟風打卡,能夠持續爆火的娛樂消費其實很少。

在新消費停滯之際,為何獨獨tufting能夠受到年輕人的喜愛?雖然現在年輕人更加推崇性價比,但若產品能夠直擊痛點,年輕人也愿意買賬。tufting之所以能挑起大眾的興趣,還是因為“突突突”的爽感可以讓人壓力得到釋放,而且創意足夠新穎,很容易激發年輕人想要嘗試的欲望。

毫無疑問,制造一個潮流趨勢來精準觸及年輕消費群體一直以來更是商家們的拿手本事,但想要獲得年輕人的青睞卻并不容易,年輕人的錢早就不好賺了。新潮的事物層出不窮,tufting的熱度能夠維持多久還未可知,但就目前的趨勢,tufting的勢頭正盛。

手作市場迎來新轉機?

雖然tufting入局稍晚,但國內毛絨手作市場卻已經相對成熟。比如人偶類、衣服類、包包類、花片毯子類、微鉤小物類等毛絨手作產品,特別是標注原創和精品,更是受到廣泛關注。但目前國內網站上,多以仿照制作、搬運圖解等形式為主,對比日本的手作市場發展,在創作水平上還存在一定的差距。

而簇絨的出現,讓更多的年輕人打開了毛絨手作的新大門。事實上,相比于tufting,國內的羊毛氈更為大眾所熟知。在B站上,UP主“密林手作”的“迷你小西瓜”視頻,播放量高達313.2萬人次,評論達1398人次,其中不乏有網友評論,“看UP主的制作過程真的非常治愈,可惜手殘黨只能看別人做”。還有羊毛氈針氈的基礎教程有著高達1.9萬的收藏,可見很多人都躍躍欲試。

但眾所周知,羊毛氈的入門難度較高,成本也不低,同時考驗用戶的動手能力和創意思維,因而很多人都知難而退。而tufting之所以能夠獲得年輕人的喜愛,是因為同樣作為手作,tufting對于新手十分友好,投影儀可以用來描摹圖案,簇絨槍操作簡單。很多對毛絨手作感興趣的年輕人,對tufting躍躍欲試。

在小紅書上,“tufting初體驗”的視頻播放量高達9.8萬,很多體驗者在筆記中分享制作tufting的全過程,給予的評價都是“易上手,顏色齊全,特別有成就感”。當然,作為網紅打卡地,必不可少的就是拍照氛圍,tufting在店面裝修上也偏向網紅風格,極大滿足了年輕人的拍照愿望。

成品“tufting毛毯”自然也成了網紅產品,比如香奈兒圖案的寶寶或者毛毯,玉桂狗圖案的毛毯,或者漢堡形狀的杯墊等,受到年輕人的喜愛。在淘寶APP搜索“tufting手工定制”,其中一款可任意定制尺寸和圖案的產品,月銷達200+,價格在240-720不等??梢哉f,tufting的模式受到年輕人的喜愛,即使跳過手作過程的體驗,也受到年輕人的歡迎。

事實上,羊毛氈的時間和人工成本更高,利潤空間也相對較小,這也是國內的手作市場一直沒有得到發展的原因之一。而tufting店之所以可以快速蔓延,是因為對于手作類型的商家來說,tufting店成本低的同時,利潤空間也更大。這也讓tufting店可以快速下沉到三四線城市。

對于手作市場來說,tufting的出現或者會成為一個轉折點。此前,手作市場的商業項目重頭戲一直是“消費式體驗“,顯著特點是使用者與付費者分離,也就是多以親子模式作為切入點。然而現如今的消費主力多集中于Z世代的年輕人,顯然tufting的營銷模式更符合當下的消費形勢,也順應時代的潮流。

Tufting還能走多遠?

tufting在國內爆火正好在疫情期間,也就意味著線下店的生意并不好做。再加上經濟形勢低迷的情況下,年輕人的消費傾向發生改變,正在趨于理性和“有度”。新消費浪潮逐漸消退,對于網紅模式的tufting來說,無疑是逆風而上,所以想要重現“劇本殺”的鼎盛時期,并不容易。

首先,tufting的復購率可能并不高,也就意味著很多消費者的新鮮感一旦消失,tufting的熱潮也會隨之消退。而且據了解,tufting體驗者大多數是女生,三四個小時的體力勞動讓很多新手玩家體驗過一次之后就放棄。剛從tufting店走出來的陳婷表示,“一把‘突突槍’大概有三四斤重,整個制作的過程都得保持穩定舉在胸前來回‘突突突’地走線,我第一次體驗完之后,感覺到手和肩膀都很酸?!?/p>

在一二線城市,主流消費群體大多以打卡為目的,門店的裝修更強調風格化和觀賞性,商家的裝修成本勢必會增長。網紅屬性也決定了商家在營銷和推廣方面投入大量的資金,才能保證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畢竟在一線城市tufting面臨著僧多粥少的尷尬境況,高額的成本極有可能會壓垮一大批tufting店。

其次,對于年輕消費群體來說,對于手作產品的價格接受能力有限,過百的手工DIY產品的市場相對來說較小。而動輒三四百元的tufting,在同類手工DIY項目中可能缺少價格優勢。根據去年長沙互動手工藝管大學生消費報告,有50%的用戶更傾向于低廉價位的手工DIY商品,而能購買150元以上的手工DIY商品的用戶只有5%左右。

最后,隨著tufting逐漸出圈,不可避免會面臨同質化增高的問題,這無疑會消磨年輕人的熱情。就像劇本殺之所以落寞,也是因為劇本同質化嚴重,讓消費者逐漸失去探索的興趣。所以不斷創新才能讓tufting不被淘汰,畢竟有創意的作品和獨特的形勢才是吸引年輕人趨之若鶩的關鍵。

毫無疑問,tufting面臨著許多困難和挑戰,但同時也充斥著很多機遇??梢哉f,tufting擁有著廣闊的前景,在解壓經濟、網紅經濟和手作市場中,tufting的優勢盡顯,逆風前行中只要不斷跨越阻礙,勢必會迎來春天。

錦鯉財經,深度有趣好運氣,公眾號:jinlifin。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63 文章數量

644.81w+ 閱讀量

坐到桌上腿张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