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技> 正文

游戲直播:依然是騰訊的掌中之物?

蛇眼財經 發布時間: 2022-04-14 08:50:05 評論數 0 閱讀量: 2.46w

“燒錢”是互聯網企業永恒的話題,游戲直播平臺更是燒錢的一把好手。此前,熊貓直播、觸手TV、戰旗TV等游戲直播平臺,均因陷入資金斷裂、無錢可燒的境況而相繼關停。自此之后,游戲直播行業真正邁入了“騰訊時代”。

縱觀騰訊在游戲直播賽道的布局,其不僅孵化了嫡系直播平臺企鵝電競,還投資扶持了虎牙、斗魚、B站、快手等實力派選手,騰訊系平臺撐起了游戲直播賽道的半邊天。然而,游戲直播行業卻并非一片坦途。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現狀:游戲直播難做

“百播大戰”之后,游戲直播行業并未如設想一般向陽而生,反而給游戲直播平臺留下了巨大的后遺癥。一邊是舊疾未解,一邊是政策高壓,游戲直播行業陷入了新一輪的焦慮之中。

從行業發展來看,受限于游戲直播行業的特殊性,游戲直播平臺不得不支出高昂的成本來維持平臺的正常運轉,卻很難在短時間內回本,虧損也就成了行業常態。眾所周知,游戲直播平臺有三項硬性支出:高昂的寬帶費、天價主播簽約費及電競賽事和游戲版權費,作為游戲直播平臺發展的基石,其中每一項支出都數額驚人。

拿賽事版權費來說,B站花8億拍下為期三年的S賽版權,虎牙花20億購買LPL聯賽五年的版權,這些成本支出都讓平臺苦不堪言。然而,這些成本支出都屬于長期性投入,短時間內回本不啻于癡人說夢。由于這一部分的高昂支出,游戲直播賽道的玩家們只能在燒錢的路上越走越遠,不少平臺更是掙扎在虧損邊緣。

從用戶層面來看,增速下滑、付費意愿下降等問題,更讓游戲直播平臺雪上加霜。誠然,流量見頂讓所有互聯網產品都陷入了用戶增長困境,但游戲直播行業面臨的用戶問題顯然更為棘手。

一方面,游戲直播行業本就面臨用戶增長趨緩的問題,還要和短視頻搶用戶,獲客難度大幅提升。據艾瑞咨詢預計,2022年中國游戲直播行業的用戶增長僅有4%,行業已經開始進入到存量競爭的新態勢。另據questmobile提供的用戶分析數據顯示,短視頻與游戲業的用戶重疊度極高,各品類游戲基本均達到了與短視頻產品70%的用戶重疊。換言之,游戲直播平臺的用戶競爭不僅源自行業內部,還在于整個內容賽道,這無疑增加了其獲客難度。

另一方面,付費用戶的減少直接削弱了平臺的盈利能力。用戶打賞一直都是游戲直播平臺的主要營收方式,至少占各平臺營收的九成。因此,付費用戶的數量關系著游戲直播平臺的生死存亡,然而從虎牙、斗魚兩大頭部平臺來看,付費用戶正呈下降趨勢。

據財報顯示,斗魚2021年Q4平均付費用戶保持在730萬,較去年減少了30萬用戶?;⒀?021年Q4的付費用戶停留在560萬,比去年同期減少40萬。付費用戶的減少勢必會讓平臺陷入盈利困境,其帶來的影響也直接反映在各自的營收的中:虎牙營收失速,斗魚虧損難解。毫無疑問的是,付費用戶減少不僅是斗魚和虎牙面臨的困境,也是游戲直播行業的集體困境。

然而,隨著政策監管趨嚴,游戲直播平臺的獲客難度還會持續增加,付費用戶也會持續減少,游戲直播行業的處境愈發艱難。

底牌:版權壁壘

雖然游戲直播行業正處于蕭條期,但騰訊卻掌握著游戲直播行業的核心命脈——版權,這是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賴以發展的根基,更是騰訊掌握游戲直播行業話語權的底氣。

不容置疑的是,騰訊在游戲版權方面享有的絕對優勢,不僅能夠為騰訊系的游戲直播平臺提供基礎的游戲直播版權,還能夠為其提供充沛的直播內容。這既得益于騰訊在自研游戲上的長期投入,也受益于其對電競賽事的精細化運營。

在游戲版權上,《英雄聯盟》《王者榮耀》《和平精英》等國民影響力較大的游戲版權大都歸屬于騰訊。在電競賽事運營上,騰訊一邊自行舉辦英雄聯盟賽事,推動電競賽事的發展;一邊將王者榮耀等賽事運營授權給英雄體育VSPN,以供應商和投資方的身份推動電競賽事的精細化運營。

換言之,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在享有騰訊系游戲直播版權的基礎上,還有希望獲取英雄聯盟的LPL、王者榮耀的KPL、和平精英的PEL等優質賽事內容。如此一來,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在游戲直播賽道就享有先天優勢。

另外,這一內容優勢還能夠為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吸引大量優質主播。據悉,企鵝電競一姐沐子曾表示:雖然自己在抖音平臺擁有1000萬粉絲,但并不會去抖音直播,因為抖音沒有《絕地求生》的直播版權。這或許可以看出,游戲版權延伸出的直播內容就像一塊兒磁石,吸引著優質主播的入駐。

值得一提的是,在游戲直播行業,用戶是跟著版權和主播走的。騰訊作為游戲直播產業鏈的上游供給方,其通過版權構建的行業壁壘已經成為斗魚、虎牙、B站、快手等平臺最強有力的盾牌,支持著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的發展。在版權、主播盡歸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所有的情況下,用戶也掌握在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的手上。

戰略:收縮觸角

雖然騰訊在游戲直播賽道有著充足的底氣,但也通過削減企鵝電競來進行戰略性收縮。4月7日,企鵝電競發布公告稱,由于業務發展策略的變更,企鵝電競及相關產品,即將于2022年6月7日終止運營。不過,對于基本盤落在游戲領域的鵝廠來說,企鵝電競的退市或許醞釀著騰訊更大的野心。

一來,企鵝電競退市能夠實現騰訊降本增效的目標。根據虎牙此前向紐交所提交的文件顯示,企鵝電競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凈虧損分別為3.1億元和2.1億元。彼時,騰訊對企鵝電競尚且是不遺余力地扶持,但企鵝電競卻仍處于虧損之中??梢?,縱然有騰訊扶持,企鵝電競在游戲直播領域的處境仍舊艱難,如若騰訊減少對其的扶持力度,企鵝電競必然會陷入更大的虧損之中。

縱觀整個騰訊集團,各個事業部都在收縮戰線大幅裁員,希冀通過縮衣減食來度過行業寒冬,而裁撤冗余的企鵝電競或許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案。

二來,企鵝電競退市可以減少騰訊系的內耗,整合資源扶持優質平臺。企鵝電競雖然是騰訊嫡系,但是在用戶基礎、市場份額等方面遠不如虎牙、斗魚等玩家。如此一來,騰訊倘若繼續劃分賽事版權支持企鵝電競,勢必會降低該賽事的商業價值,企鵝電競也未必能夠就此起勢,最終落得竹籃打水一場空的結局。換言之,在企鵝電競扶不起來的情況下,騰訊如果仍然給企鵝電競分配優質賽事直播資源不僅無意義,反而有些雞肋。

然而,內容資產和優質主播都是平臺們競爭的焦點,正如上文提到,優質內容能夠吸引來優質主播,形成良性循環。由于企鵝電競多年來毫無起色,且騰訊在游戲直播賽道布局深遠,企鵝電競退市有利于騰訊整合行業的版權資源和優質主播,扶持騰訊系優質平臺迎戰游戲直播行業的寒冬。

值得一提的是,此舉也能加強對字節游戲直播的壓制。抖音雖布局游戲直播賽道,但苦于自家目前并未做出爆款游戲,且并未獲得騰訊系游戲直播權,其游戲直播內容大都局限于休閑類游戲。而企鵝電競退市,騰訊系平臺基于游戲版權優勢,能夠先于抖音在游戲直播領域做大之前搶占行業的主播資源,在一定程度上壯大了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的綜合實力。

競爭:乾坤未定?

企鵝電競退市雖然在無形中減少了騰訊系平臺的內耗,讓騰訊系平臺更具行業優勢,但從來行業競爭看,仍有玩家在挑戰騰訊在游戲直播賽道的地位。

首先,網易旗下的CC直播憑借豐富的賽事資源和“社區模式”已經自成生態,有望與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抗衡。CC直播享有網易、暴雪等公司的游戲版權,直播內容已覆蓋30余款游戲,且涉及多類型賽事的運營,并引進海外游戲進行直播。在豐富的內容支持下,CC直播的電競基本盤漸穩。與此同時,CC直播還面向用戶打造社區文化,構建社區生態,以此來加快用戶的轉化和留存,進一步增強用戶黏性。

其次,字節正在介入游戲江湖,有望賦能抖音游戲直播,成為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的對手。一方面,字節跳動成立朝夕光年事業部,將游戲研發提至戰略地位;另一方面,朝夕光年收購了有愛互娛、沐瞳科技等多家游戲公司,進一步補充游戲版權資源??梢?,隨著字節跳動在游戲版權資源上的持續增長,其未來有望幫助抖音在游戲直播領域崛起。

在游戲直播賽道,CC直播和抖音都跳開了騰訊系在游戲版權上的桎梏,正奮力補足版權短板,騰訊系的對手正在長成。當然,在短時間內,這些玩家仍然難以掙脫騰訊系平臺帶來的束縛。而騰訊系游戲直播平臺也憑借先發優勢壓制著行業其他玩家,繼續在游戲直播賽道刻畫屬于“騰訊時代”的傳說。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43 文章數量

327.08w+ 閱讀量

亲了一个晚上,成版人涩里番18禁下载,最新国产V亚洲V欧美V专区

<track id="91h1h"></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